• 站内搜索:

没有围墙的大学

2005-12-29 14:55  

    自学考试,北京首开先河

    当你高考落榜,当你残疾无助,当你一失足成千古恨,种种原因错过了高考的机会,而你的大学梦、求知欲、成才志仍没有泯灭;当所有学校的大门向你关闭时,有一所学校的大门始终向你敞开着,这就是高等教育自学考试。

    没有任何一所大学比这所大学学生人数多。本市从1981年首批招收2686名考生,20度春夏秋冬,截至今年上半年,已有300万人次参加了高等教育自学考试,其中65628人取得专科学历,5483人取得本科学历,考生与毕业生的比例是50:1。从1998年起,每年有一万多人通过自学考试取得毕业证书,相当于市属高校当年毕业生的总和。

    没有一所大学比这所大学学生的年龄跨度大。最小的15岁,最大的69岁。也没有一所大学比这所大学学时长。边工作边学习的考生,几乎将8小时以外所有的时间都用来学习,有的历经十余年才拿下专科和本科毕业证书。

    不可能人人都上大学,但自学考试这所没有围墙、也几乎没有老师的大学,却为每一个想求知、深造、成才的人提供了机会。

    1977年,间断十年的高考制度恢复了,少数天之骄子通过了高考独木桥,步入高等学府的殿堂。而大量上山下乡的返城知青和城市在职职工却难以圆梦。

    1980年10月29日,北京市人民政府作出了《关于建立高等教育自学考核制度的决定》,同年11月22日正式成立“北京市高等教育自学考试委员会”,由副市长白介夫首任考试委员会主任。1981年6月7日,中国考试制度改革掀开了震惊世界的一页,人类历史上覆盖面最大的一种高等教育形式诞生了。北京首开哲学课的高等教育自学考试,有2686人走进了考场。从这一天起,360行的好学者争叩高等教育自学考试的大门。工人、农民、士兵、残疾人、外来打工者,各行各业的人争相报名自考。1983年底,北京首批中文和英语专业的133人通过自学考试取得了专科毕业证书。1985年7月,首批中文专业14人取得了自学考试本科毕业证书。

    八十年代,考生年龄多在25岁到35岁之间。进入九十年代,考生年龄呈两头发展趋势,一头是向低龄化发展,25岁以下的考生占总数的70%,一头是向高龄化延伸,四、五十岁以上的考生在增加。15岁的荆华是自考毕业生中最年轻的一位。她7岁考英语,其后学法语;13岁参加自学考试英语基础科的学习,15岁大专毕业,所有专业课程均一次通过。69岁的军队离休干部朱老,是年龄最大的自考生。他离休后迷上了法律专业自考,“不为别的,就为了帮家乡的乡亲们打官司。”今年4月,老人考了第一门《法理学》,9月份报考了《民法学》和《民事诉讼法》。他准备用四年时间考完专科全部课程。

    进入九十年代,报考人数每年以18%到20%的速度增加,报名时的踊跃,使得整个京城都感到拥挤。今年上半年有21万人报名自考52万科次,下半年近23万人报考58万科次。全年在籍自考生约有30万人。报考第二专业的人数迅速增加,其中不乏已戴过学士帽、硕士帽甚至博士帽的莘莘学子。原自学考试委员会委员、自考办主任周子寿说:“无论哪一年,报名人数之多都在我们的预料之外。”

    自学考试,敞开门的熔炉

    选择了自学考试,就意味着选择了千锤百炼,没有百折不挠的精神,很难走完自考之路。

    在京城,每年有数百名残疾人踏上艰难的自学之路。有一位自幼患小儿麻痹的残疾考生,努力六年终于大专毕业。他说,我每天架双拐从新街口倒两次车到人民大学上课,这些年一次课也没缺过,我是摸爬滚打上大学的。一天晚上10点多钟下课时正赶上大雪,等车的人特多,好不容易来了一辆,所有的人疯了一样往上拥,我架着拐挤不上去却被挤到了路边的排水沟里。车开走了,寒风中只剩下了我一个人,使劲向上爬,可每次中途就又滑到沟底,手脚冻僵了,浑身生疼,心更冷。坐在沟底的雪地上我放声大哭,哭声在呼啸的风雪中是那样无力。我下狠心不再学了,我命太苦了。可是第二天我又挤上了公共汽车,直到今天。

    在京城,还有7万外地务工人员,克服难以想象的困难,自学不辍。山西考生曹清,高考第三次落榜后,从晋南农村来到北京。国家图书馆,北大丰富多彩的讲座,人民大学的英语角,成了他的自学课堂。他在一篇文章中写道:“腊月底,我冒着严寒拿到毕业证,走到无人的地方,笑了,但泪水却簌簌落了下来。”

    选择了自学考试,就意味着选择了实现人生之梦的路径。那种壮丽的理想境界,促使自考生不断奋发向上。张兆月,一名职校生。考试第一天流着泪写道:“曾经的大学梦高考梦,始终缠绕着我,让我无法释怀。自考在我灰色的生活中著上了点点亮色,而自考的感受只有自己真正了解!如今我已过了七门,从没因为惰性或主观原因落过一次课,回想起来,自己至今还没有休过大礼拜,上课是匆忙紧张的,是不轻松的。自考是需要自觉性的,你上课可以不去,回家可以不学,不会有老师找你谈话,没有人给你什么压力,结果无非是考不过。”

    赵定军,曾经以《妈妈的心有多高》一书轰动文坛。她的人生之梦是当记者、编辑,但因两岁患小儿麻痹,许多求学机会无法抓住。但她最终选择了自考,用7年时间拿到了自考中文专业文凭,现在是某杂志社的记者、编辑。她说:“在所有学校的门对我关闭时,惟有自学考试向我展开了双臂,使我实现了梦想,我感谢自学考试,不会忘记我是一个自考生,永远为我是自考生而自豪。”

    “的哥”徐京的人生梦是当“律师”。他每天早出晚归,满世界地转悠,一跑就是十多个小时,收车往往已是晚上八九点钟,填饱肚子就翻开砖头似的课本,有时看着看着就坐着睡着了。他说,“自考真难啊!要不是只剩下最后两门课,早就不考了。考试前,我狠了狠心,关在屋里闷头看书,整5天门都没出。车就放着,每天干赔200元份儿钱。要是过不了,真不想再考了。不怕你笑话,我这是第三回考《经济法与国际经济法》了,六七百页的书,生生让我给背下了,书整个烂成3截,就靠线穿着。”功夫不负有心人,徐京涉险过关,再考完最后一门《民事诉讼原理与实物》,他就大专毕业了。

    选择了自学考试,就意味着选择了生命不息,学习不止。协和医院一位20多岁的护士不幸得了癌症,那时她已通过护理专业全部笔试课程,只差一门实验课没有来得及做。临终前,她最大的愿望就是能够毕业,看一看,摸一摸向往已久、奋斗已久的毕业证书。市自考委满足了她的心愿,小护士捧着毕业证书微笑着离开了人世。

    袁时光,一个英雄的名字,从1994年4月到2000年4月,从通过第一门课程“正常人体解剖学”到今年通过“方剂学”,青春中最美好的日子与自考作伴。要不是工作忙,也许他早已经通过了最后一门课程“西医内科学基础”。烈士生前与未婚妻同学自考,相约毕业后完婚,婚期为之一拖再拖。不久前,时光考完了最后的课程,可惜没来得及看一眼毕业证书。如今,自考办和中医药大学送去的毕业证书,长久地陪伴在烈士遗像前。选择了自考,也是选择了新的人生起点。

    自1986年下半年开始,北京市监狱、清河监管分局、第二监狱、延庆监狱、良乡监狱等开设了特殊考场。6879名罪犯参加了高等教育自学考试,获得单科合格证上千张,50余人获得大专以上学历。一些少年犯也走进了自考队列,一些罪犯是在监狱取得初中、高中、大专甚至本科学历的。参加自考的罪犯,因触犯法律锒铛入狱,因而有一半人选择了法律专业,开始知罪遵法,走向新生。今年10月22日,1266名罪犯走进设在大墙里的特殊考场。其中有谷岩,今年北京打击和预防经济犯罪展上的“热点”人物,19岁就贪污77万元。他报考的专业是商业经济管理。

    自学考试,人才辈出的沃土

    自学考试,是一条艰辛和幸福交织的路。自考生们说,也许文凭是最初的目的,然而,一路走来,目的已不重要,勤奋学习收获的是信心,是快乐,更是一个坚强的自己,是永不言败、永不放弃的精神。而这种精神成为造就人才的沃土。苦尽甜来的毕业生,成为闪耀京城灿烂天空的人才之星。

    北京自考委委员孙祖庆说:“通过自学获取现代知识的能力是无价之宝,也是二十一世纪人才应具备的基本素质。”曾经是自考生的中保人寿保险有限公司营业部经理张振江说:“在自学考试中学习的知识终身受用穷,就像航天火箭的助推器,推动火箭进入预定轨道。”

    李福成,取得党政干部基础科大专学历后,走马上任燕京啤酒集团公司总经理。他凭借在自学过程中养成的韧劲儿,将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企业,带成了连续四年名列国内同业产销量榜首,跻身世界啤酒企业前十七名的知名企业。李福成是在文革中上的中学,十年动乱使他失去了进大学的机会,他说:“是自考给了我一次补课的机会,为我指引了一条迈向成功之路。”

    李伟宏,全国第一个参加自学考试的盲人,现担任中国盲人出版社副社长。李伟宏记忆中最痛苦的是渐渐失明的三年,他逐渐远离了五光十色的世界,但却寻找到了一条光明之路-参加自学考试。他请人朗诵教材,录到磁带上,由此有了第一本教材,开始了艰苦的自学,担任副社长后,他迅速组织力量,出版多本自考盲文教材,为那些没有机会深造的盲人接受高等教育提供了食粮。

    北京市最年轻的特级教师张思明,是本市高等教育自学考试第一批133名本科毕业生之一。他1981年参加自学考试,1986年取得数学专业本科毕业证书和学士学位。1996年被评为“北京市十大杰出青年”,1997年获得北京市“五四奖章”。1998年编写的“北京教育丛书”之一的《中学数学建模的实践与探索》,被市教委指定为教师继续教育教材。1999年获得北京市首届教育教学成果一等奖和“苏步青数学教育奖”一等奖。

    吴士宏,担任TCL信息产业集团总裁后,坦言成功始于自考。她原是宣武区椿树医院的一名护士,1984年参加英语专业自学考试。次年,凭借自考大专文凭,她敲开了IT巨人---IBM的大门,由此开始了从小护士到IBM职员、IBM华南分公司经理、IBM中国销售渠道公司总经理,到打工皇后---微软(中国)公司总经理,再到国企TCL信息产业集团总裁的传奇经历。吴士宏自信地说,这还不是她奋斗的终点,她要不停地试着登上新生活的列车……只要往前走就行。

    刘建业,中国人民抗日战争纪念馆副馆长。他在国家重点建设项目中国人民抗日战争纪念馆建设中荣立一等功。在史学研究方面,他主编和撰写了学术著作20余部,多次获得各种奖项,被人们誉为“具有学者风度和开拓精神”的人。

    谢凯,与警犬结缘。“北京各大饭店的总统套间,我和我的警犬都去过。在警犬队时,主要负责各国元首、贵宾来访前的安全检查。另外,搜查爆炸物、对案发现场做气味鉴别等也是我们警犬队的拿手好戏。”他爱读书,1994年获得了自学考试法律专业的大专毕业证书。

    毛秀英,46岁时参加自学考试,1993年护理专科毕业后获得协和医院护理部文革后第一个高级职称。她不仅担任协和医院护理部副主任,还是中华护理协会妇产科专业主任委员。去年,她领导的整体护理科研被评为中国医学科学院科技进步二等奖。

    现为赛特集团常务副总裁的王辛民参加自学考试创造了四个第一:北京市自学考试第一批考生,第一批专科毕业生,第一批本科毕业生,第一批文学学士学位获得者。他说:“我特别感谢自学考试这所没有围墙的大学圆了我的大学梦……”自学考试也成为他迈向赛特成功的基石。宋建生,球迷的朋友。爱看球、爱踢球的宋建生终于成了北京电视台体育节目主持人。当年在丽都饭店当客房服务员的他,为了实现到电视台当节目主持人的理想,投入自学考试新闻专业的学习。可惜工作太忙,已经13年了,至今还没有考完。他说:“自学考试帮助我实现了理想。”

    新世纪的曙光初现,北京自学考试将以什么样的姿态迈向新世纪?市高等教育自学考试委员会,自学考试生的“母校”如此描述:将纳入北京教育发展的规划,实现北京高等教育大众化、普及化,根据社会经济发展需要,开展面向社会或行业的多种证书考试、资格考试,培养社会急需的应用型、实用型人才,对普通高校毕业生起到不可缺少的补充、调剂作用。将加强助学指导,建设助学网络,依托远程教育网络,开设高质量的自学考试课程,组织高校有经验的一流教师进行网上讲授和辅导,实现跨越时空的教育资源共享。

栏目相关课程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