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语教育网
您的位置:外语教育网 > 基础英语 > 英语翻译 > 经验技巧 正文
  • 站内搜索:

形式标记的元功能分析

2006-02-27 00:00

  1.引言

  元功能思想是系统功能语法一大核心思想,对语言及语言运用的诸多解释可以通过元功能分析来进行。而对于只有形式意义的语言成分的分析,系统功能语法学者目前所提供的解释有待进一步探讨。Halliday,Thompson,Eggins,Downing and Locke 等学者在分析形式标记时时而把它们与有实际概念意义的语言成分合并起来作为一个功能成分,时而把形式标记与其它成分分隔开进行功能分析,这种分析缺乏连贯性和一致性。我们试图通过对气象过程中的it,存在过程中的there,被动语态的被动标记by以及感叹句中的形式标记what与how的分析,说明形式标记的功能语法分析是有章可寻的。为说明问题,我们分别考察了上述学者对这些形式标记所作的功能分析,然后从元功能的三个主要层面出发提出我们的分析,找出其中的可能规律。限于篇幅,概念功能层面我们仅讨论及物性系统,语篇功能层面只讨论主位结构,人际功能层面只讨论语气系统。需要特别指出的是,我们这里所说?quot;标记"不是"Markedness",而是"formal marker"。

  2.形式标记的元功能分析

  2.1 概念功能层面

  概念功能层面的典型分析是及物性分析。对于it,Halliday(1994: 143)认为类似"It's raining"这样的分句属气象过程(Meteorological process),是间于存在过程和物质过程之间的一种过程类型。他指出,it可当作主语,但没有参与者角色,也没有及物性方面的功能;类似It's blowing / It's raining可以解释为没有参与者的物质事件,而类似It's foggy/cloudy/misty/hot等可解释为关系过程,其中的it是"载体"(Carrier)。Halliday没有提供具体的图例分析,我们仍然弄不清他是否将气象过程中的it与其它语言成分分隔开来分析。Thompson(1996: 77-8)也认为表天气或时间的分句没有参与者,主语it没有概念意义。这样,从及物性角度来看,表天气或时间的分句只有"过程"。Thompson(1996: 233)是如下分析这种分句的:

  It was snowing heavily outside

  过程:物质 环境成分:方式 环境成分:方位

  Downing and Locke(1995: 37)也指出,表示时间、气象条件及距离的it无概念意义。但他们没有提供具体分析。

  由于表气象、时间、距离的分句中it无概念意义,没有参与者角色,因而将it一并划归过程是没有说服力的。Thompson将it与"过程"划归一体显得不够严密,他的分析似乎说明动词成分之外的成分也可以充当过程。依上所述,建议对该类分句作及物性分析时统一把it与其它成分分隔开,不作具体分析。比如:

  It was snowing Heavily outside

  过程:气象 环境成分:方式 环境成分:方位

  对类似It's foggy/cloudy的分句是否可以当作关系过程仍然有争议。但这些分句中的it仍然没有指代任何概念实体,无概念意义,它仅仅是个形式标记,它的省略形式Foggy/Cloudy在意义上与原分句没有差异。把无所指的it当作关系过程中的"载体"是不够严密的。因此,及物性分析时也可以把it单独分开。

  对于存在句中there的概念功能分析,Halliday(1994: 142-3)、Eggins(1994: 254-5)、Thompson(1996: 101)和黄国文(1999: 140-142)持有相同的观点。他们都认为,类似There was a lamp leading down与Maybe there's some other darker pattern这样的分句只有一个参与者,即"存在物"(Existent)。There同样是个形式标记,没有概念意义,它的功能仅仅是排除再用一个主语的需要或可能。Eggins(1994: 254-5)特别举例(There was snow on the ground)说明在概念功能层面无需对there进行分析。Thompson(1996: 101)比较了这类过程和相应的物质过程:

  Maybe there is some darker pattern过程:存在 存在物

  Maybe some other darker pattern exists动作者 过程:物质

  我们知道,存在过程是过程类型中较为特殊的一种,因为该过程中除了参与者("存在物")之外就是"环境成分",而且"环境成分"不是强制性的,可以省略。这样,there既不是参与者,也不是环境成分,只具有形式上(结构)的意义。因此,在概念功能这个层面上对存在过程中的there作上述分析是可行的。即把there单独隔开,作为一个没有概念意义的形式标记,不加以处理。

  对于被动语气中的被动标记by,Halliday无论是在作格分析(如对The glass was broken by the cat)(1994: 170)还是在及物性分析(1994:110,113,125,172,283)中都把它与参与者角色连成一体,当作一个功能成分,共同充当参与者角色。但在讨论主语、动作者与主位的重合问题时,他又把by单独隔开并加以分析(Halliday 1994: 34 ):

  (a)

  I caught the third ball主位/主语/动作者

  (b)

  I was caught by the second主位/主语

  (c)

  the third I stopped主位 主语/动作者

  (d)

  by the fourth I was knocked out主位/动作者 主语

  而在后来对具有语法隐喻的分句作双重分析时,Halliday(1994: 345)又把by与"过程"(动词部分)划在一起,共同充当"过程",如下所示:

  the guests' supper of ice cream was followed by a gentle swim

  功 能 参与者:被识别者/价值 过程:关系 参与者:识别者/标记

  类 别 名词性词组 动词性词组 名词性词组

  Thompson在对被动标记by进行及物性分析时倾向于将by与参与者连为一体统一充当某一个功能成分(1996:85,111)。例如对The speech was followed by polite applause.这样的关系过程分析时,他把by化入"识别者/标记"(1996:96)。但对分句"Who has her calculator been taken by?"Thompson(1996: 30)是如下分析的:

  Who has her calculator been taken by?

  动作者 目标 过程

  而对since 1815 the country had not been disturbed by any war这一分句进行及物性分析时,他又把by与any war一并划归"动作者"。

  Halliday与Thompson分析被动标记by时采用了不同标准,前后不一致。这说明对被动标记by的分析仍然没有明确。在比较主位、主语与动作者的重合问题时,Halliday并未把by考虑进去。这恰好说明,形式标记by在概念功能层面上并没有实际概念意义,不宜与功能成分划归一体。Fawcett(in press)对介词的分类有助于我们对这个问题作深入理解。他认为介词可划为两种,其中一种有语义含义,如in,at,in front of等表"地点"关系;on,before,at,in等表"时间"关系。第二种介词没有实际含义,仅仅表明补语是参与者角色,如The papers were checked by the customs officer中的by只表明customs officer是参与者,the shooting of the policeman中的of只用来表明the policeman是参与者。我们认为被动标记by正是属于第二种情况,因此,不宜把它划归参与者或过程,应把它与其它成分隔开并当作无需进一步分析的形式标记,如:

  Or being recognized and thanked by former patients

  过程:心理 过程:言语 感觉者/说话者

  作为直陈语气中肯定句的一种类型,感叹句可以分为两种,一种为minor clause(姑且译为非语气句),一种为major clause(且译为语气句)。非语气句由于缺少"过程",难以对它进行概念功能分析;而对语气句(如Thompson所举的How absolutely lovely she looks tonight!与What a nice plant you've got!)可以进行及物性分析。问题在于应该把what/how划归什么呢?参与者、过程或是环境成分?对于这一点,系统功能语法学者们没有提供具体分析。

  我们认为,感叹句中的what/how仍然没有概念意义,它们只是一种形式标记。无论是语气句还是非语气句,无论有没有what/how,感叹句是通过语音来体现的,它的感叹句属性不随what/how改变。没有what/how,感叹句的意义也不会改变,只是语气上有些差异而已,如:"What a lovely day!"与"A lovely day!"。因此,在概念功能层面对感叹句作分析时,仍然可以把how/what作为纯形式标记,不划归任何参与者或过程或环境成分。

  2.2 语篇功能层面

  英语中it使用得较多的情况是传统语法所说的分裂句。关于分裂句中it的语篇功能分析可参见黄国文(1999)。本文只讨论表时间、气象的分句中it的语篇功能。

  气象过程(如It was pouring)及表时间的分句(如It is half past seven)的主位结构不象"分裂句"中的主位结构那样有争议。学者们依据"主位"的定义"话语的出发点"(the point of departure of the message)(Halliday 1994: 37)把it当作主位,其余的为述位(Downing & Locke 1992; Eggins 1994; Thompson 1996)。

  但由于it 是个形式标记,没有意义,划为主位就与Halliday的基本观点"主位"是"分句所涉及的东西"(that with which the clause is concerned)(Halliday 1994: 37)不相符,因为it没有任何指代或概念意义,并非属"that which the clause is concerned"。"主位必须要表达及物性的一个方面,参与者、过程或环境成分"(Theme must always include a constituent that plays a role in transitivity: a participant, process or circumstance)(Thompson 1996: 136)。如&2.1所述,it没有参与者角色,不是过程,也不是环境成分,因此不是主位,更不是经验主位(Experiential Theme)。对此,Enkvist(1993)提出的凡是主语就可当作主位的"主语假说"(the subject hypothesis),Stainton(1993)的"助动词假说"以及Berry(1989/1995)的"动词前假说"都未得到广泛认同,我们不予细察。

  如上所述,Halliday把It's foggy/cloudy/misty/hot等分句当作关系过程,并认为it是"载体"(Carrier),这说明他主张把该类分句中的it当作主位,因为"载体"是参与者角色。由于这类分句中的it没有表达及物性的的任何一个方面,当作主位就与"主位必须要表达及物性的一个方面"相矛盾。对这类分句作语篇功能分析时,建议把其中的it看作形式标记,把分句看作只有述位、缺少主位的分句。

  当然,在表气象过程的一些分句(如The wind's blowing. The sun's shinning等)中,情况又有所不同。The wind/sun在语篇功能层面上是主位,在概念功能和人际功能层面上可分别充当参与者和主语。

  关于存在过程中的there,Halliday把there当作主位,其余部分为述位。Thompson则把there与there后的动词共同看作主位,其余部分为述位。此外,Halliday(1985/1994),Martin(1992)与Eggins(1994)都明确指出存在句中there是主题主位(即Thompson所说的经验主位)。Eggins(1994: 289)还特别指出,存在过程中的there属特殊情况,它不是参与者角色,也不是环境成分,但它是主题主位(Topical Theme)。对此,黄国文(1999: 139-140)认为"把无所指、不具备参与者角色或环境成分的there当作主位在理论上很难令人信服"。他还指出,存在句中there对及物性并无任何影响,发音与the一样,它实际上是一种主位手段,表明过程中实际主位即将出现,可称之为"主位引发语"(thematic buildup),例如:

  There was a cat on the mat

  主位引发语 主位 述位

  把there was当成主位引发语是对该问题的一大突破。但从另一个角度来看,上面这个分句的主位结便成了"a cat on the mat",这是一个没有谓体的分句。而动词be在该类分句中至关重要,有些语境中甚至可以用stand,hang等实义动词替换be。一旦用实义动词替换后,这种分句中的过程就由动词体现。因此,把there was当成主位引发语仍然不能完全解决对存在句各种情形的语篇功能解释。

  实际上,存在句中的there仍然是个形式标记,没有任何概念意义,Halliday曾指出,存在句中的there"没有表述功能"(has no representational function)(1994:142)。依据这一点,我们认为分析存在句的主位结构时,可以不对there作语篇功能分析,将它独立划开。但问题在于该如何分析there后的成分呢?一种办法是参照Thompson(1996: 124)对祈使句的语篇功能的分析(Leave the lamp there)把存在句中的be当作主位(如下图所示)。换句话说,祈使句与存在句有相同的主位结构,区别在于后者以一个强制性的形式标记there开头。另外一种办法是参照赵彦春的观点把there后的部分全部划归述位。赵彦春认为,Thompson把祈使句中的动词(如leave)当作主位是无法令人信服的,祈使句实际上有一个隐含主位,而留下的部分都是述位。这样,我们同样可以说祈使句与存在句有相同的主位结构,区别在于后者以一个强制性的形式标记there开头。如下图所示:

  Leave The lamp there

  主位 述位

  There was a cat on the mat

  主位 述位

  There was a cat on the mat

  述位

  被动句的被动标记by在普通被动句式中的语篇功能不难辨别,因为在普通被动句式中,by与名词词组共同充当述位。我们要讨论的是被动句中被动标记by与动作者位于句首的情况,如:by her nephew she was sent flowers. Halliday对这类分句作语篇功能分析时并没有把by作为主位的一部分,但他没有提供一个可以参照的基本标准(参见&2.1)。Fawcett(in press)认为,被动句中的by只是用来引出谁是参与者角色而已,它本身没有概念意义。

  细心考察就不难发现,被动句中"by词组"提前并置于句首时,by一方面是用来标示参与者角色之间的关系,另一方面是用来突出主位,实现特定的语篇衔接功能。在分析它的语篇功能时,同样可以不对by作任何分析,而把它与动作者隔开,不划归主位部分,如:

  By the fourth I was knocked out

  主位 述位

  如前所述,感叹句中有些属"无语气句",如How interesting! Congratulations! Hello! Sue!等。而只有"语气句"才有完整的主位结构,"无语气句"没有明确的主位结构,也无法对它进行主位结构分析。Thompson(1996: 124-5)是如下分析"语气句"类型的感叹句的主位结构的:

  What a nice plantHow absolutely lovely you've got!she books tonight!

  主位 述位

  同样,感叹句中的what/how只是形式标记,不使用what/how并不影响感叹句的属性。what/how在感叹句中并没有任何概念意义,因为感叹句的感叹特征是由语音来体现的。它们不仅只是形式标记,而且不属于强制性的形式标记。因此,对该类分句进行主位结构分析时不宜考虑形式标记what/how,它们仍然不是参与者,没有充当过程,也不属于环境成分,如:

  What a nice plant you're got!

  主位 述位

  2.3 人际功能层面

  人际功能层面的主要体现是语气(Mood)与剩余部分(Residue),而语气又由主语与限定成分组成。其中主语可以是纯粹的形式标记,也可以是有概念意义的参与者角色。而it,there作为形式标记出现在句首时通常充当主语,是语气的一部分。因此,我们赞同功能语法学者们对形式标记it,there所作的人际功能分析,把it/there当作主语,动词部分为限定成分,其余为剩余部分。

  而by作为形式标记并位于句首时,人际功能是比较特殊的。比如,By her nephew she was sent flowers中by her nephew虽位于句首,但仍然是剩余部分,主语是she。当然,当by不是形式标记且有其概念意义时,by与名词词组构成的短语可以充当主位,如:By train suits me most中的by已不再是被动句的被动标记。

  关于感叹句中的what/how,Thompson(1996: 47-8)指出,感叹句与wh-疑问句中的what/how始终出现在句首,区别在于感叹句中主语在限定词之前:Subject ^ Finite。Halliday持有相同的看法(Halliday 1994: 86)。不过,Butler(1987: 213-4)指出,Halliday在词汇语法层讨论语气时未充分考虑感叹句的情况。Martin(1992: 44)特别指出,类似What an idiot这样的感叹句是没有语气的,属于"无语气句"。他还特别举例说明"无语气句"感叹结构(Martin 1992: 74)。

  Ex He's such an idiot!

  ch kind of.

  rch A complete imbecile!

  ch Not quite.

  rch Unmitigated!

  Rex Oh, all right!

  注:Eh = exchange ch = check rch = response to check Rex = response to exchange

  可见,在实际交流中,用what/how的感叹句并不多,多数情况使用的是"无语气句",没有主语,也没有限定词,即没有语气部分。因此,在对感叹句作人际功能分析时,往往只有剩余部分,其中的what/how属于可有可无的成分。而由what/how引导的语气句类型的感叹句又往往是what/how及其后面紧跟的成分共同充当剩余部分,如:

  What a nice plant You have got!

  剩余部分 主 语 限定词

  语 气

  3. 结语

  综上所述,表时间、气象的分句中的it,存在句中的there,被动句中表被动关系的的by以及感叹句中的what/how都是没有参与者角色的,它们也不是过程或环境成分。它们在分句中只是作为一种形式标记出现,没有具体的概念意义或语篇意义。也就是说,它们只是表达某种特定意义的形式手段。虽然它们在分句中的句法作用不可忽视,但在元功能分析中我们可以把它们与其它有概念意义的语言成分分隔开,从而突出它们的标记作用,避免一些不必要的混乱。这或许可以作为对形式标记作元功能分析的一个基本依据。对于语篇功能,如果非分析不可,可以参照Berry(1996: 1-64)对主位的分析,把主位分为ThemeM与ThemeF,即作为意义的主位与作为形式的主位。以上所讨论的形式标记可以看作ThemeF,即作为形式的主位。

相关热词:英语 学习
栏目相关课程表
科目名称 主讲老师 课时 免费试听 优惠价 购买课程
英语零起点 郭俊霞 30课时 试听 150元/门 购买
综艺乐园 ------ 13课时 试听 100元/门 购买
边玩边学 ------ 10课时 试听 60元/门 购买
情景喜剧 ------ 15课时 试听 100元/门 购买
欢乐课堂 ------ 35课时 试听 150元/门 购买
基础英语辅导课程
郭俊霞 北京语言大学毕业,专业英语八级,国内某知名中学英语教研组组长,教学标兵……详情>>
郭俊霞:零基础英语网上辅导名师

  1、凡本网注明 “来源:外语教育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外语教育网所有,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已经本网授权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且必须注明“来源:外语教育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法律责任。
  2、本网部分资料为网上搜集转载,均尽力标明作者和出处。对于本网刊载作品涉及版权等问题的,请作者与本网站联系,本网站核实确认后会尽快予以处理。本网转载之作品,并不意味着认同该作品的观点或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与著作权人联系,并自负法律责任。
  3、联系方式
  编辑信箱:for68@chinaacc.com
  电话:010-82319999-23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