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站内搜索:

自考外语成硕士:我不要忍气吞声的活着

2006-2-22 15:27 新浪论坛 

  2002年6月13日,一纸薄薄的信笺飞到我的手中。信封上赫然印着“北京外国语大学研究生招生办”的字样。揭开一看,果不出我所料,是研究生录取通知书。虽然早在一个多月前我已知道我被录取了,但亲手将这份薄薄的通知书捧在胸口,我还是感慨万千。回想起这些年为此所经历的挫折和付出的努力,眼泪不禁夺眶而出――

  1994年初中毕业时,在亲朋好友的劝说中,我进了省城南昌的一个中专学校,专业是印刷,学制四年。说心里话,我并不喜欢这个专业。因此这四年也过得十分平淡。唯一值得安慰的是,在二年级时,我开始报了自考,选的是英语专业。以后的事实证明,这一选择在某种程度上改变了我以后的生活。

  1998年中专毕业时,我的自考课程也刚好完成。于是不经意之间,我成了那所中专当时唯一一个两张文凭一起拿的学生。可惜文凭归文凭,工作还是十分不好找。我拿着自己的毕业生推荐表几乎跑遍了这座城市的每一个印刷厂,希望他们能留下我。可这些厂子大多不景气,有些已经是快到维持不下去的状态了,他们裁人还来不及,怎么还会要人呢?然而,我没有别的任何办法,因为我十分清楚,我是个一点背景也没有的农村小子。要想不被打回老家,唯一能指望的只有自己了。还算幸运,最后终于有一家厂子同意接收我,但前提是我必须先在该厂义务实习一段时间,到时视我的表现再作决定。

  不用说,那一段时间我干得真是让人无法挑剔。每天总是第一个进车间,穿上黑不溜秋的工作服,然后拿起一把大扫帚先把整个车间清扫一遍。开始时车间里的同事还会谦让一下。时间一长,他们也就习惯了。有时我偶尔请假不在厂里,他们还会互相询问:

  “咦,小唐哩?今天怎么不扫地呀?”。总之,借用我一个同学的一段话来说吧,我那时可真是“穿最脏的衣,干最脏的活,受最多的气,拿最少的钱(干了一个半月,我总共挣了120元钱)”。还算幸运的是,我终于通过了这段观察期,被留了下来。

  由于刚刚走进社会,我还不知道如何处理厂子里复杂的人际关系。原来在学校听比我们高几届的校友介绍经验时,他们总是说,刚进入社会,一定要少说话,多做事。少跟在别人后面嚼舌根子。受此影响,在厂里干活的时候,我总是低着头,一个劲地干自己份内的事,很少加入别人那些无聊的嬉笑之中。一有点闲工夫,我就捧着一本书,找个僻静的角落蹲下来。而每当我干活干得累了,乏了,我总会以路遥的《平凡的世界》中的一段话鼓励自己:“不要怕苦难。如果你能深刻理解苦难,苦难就会给你带来崇高感。”日复一日,我就是以自己这样一种独特的方式与命运抗争着。还好当时我父母已经从农村来到了我所在的城市,做点小买卖。他们租住的房子离我的厂子不远,于是我经常去他们那里。一家人在一起,总算能有点生活的乐趣。

  然而,时间一长,麻烦事就来了。车间里有些人看我老是不太说话,干活也不会偷懒,就将一些本不属于我干的杂活硬摊到我头上。即使这样,我还是一声不响地接受了下来。但是没想到他们居然得寸进尺,不但要我帮他们干活,还到处说我的坏话,骂我是天生的贱命,是个纯粹的二百五。终于发展到有一天,他们居然指着我的鼻梁,骂我是“奴才”。我当时热血贲张,马上想给他几个耳光。但最后我还是忍住了,只是狠狠地瞪了他一眼,扭头走开了。

  那是1999年的夏天,南昌的天气已如蒸笼般地闷热。我回到宿舍,躺在床上,开始认真思考我的命运。难道我就一辈子窝在这个黑洞洞的工厂里面,混混沌沌地了此一生吗?

  学校时的那些梦想都到哪里去了?不行,我要冲出这个牢笼,我要把握自己的命运!就这样,我萌生了辞职的念头。

  刚好那年我参加了一个日语的培训班。在那里我认识了一个女孩子。她有一天到我的住处玩,十分惊讶我居然在那么恶劣的环境里工作。她对我说:“象你这么好的资质,窝在这儿可真是浪费了。你何不干脆辞职,到大学里读几年书算了。等那时你出来,找的工作绝对比这里好得多。”一语惊醒梦中人,于是我迅速地向这座城市里的几所大学咨询,得知我可以以旁听生的身份进去学习。我想去,但我知道,厂长肯定不会同意的。因为我当时进来的时候曾答应要在这儿长期干下去。才过了一年的时间就去辞职,他怎么会同意呢?怎么办?我当时己顾不了这许多了,走,一定要走。我一咬牙,当即收拾了一下自己的东西,趁星期天工厂没人,不辞而别了。

  现在回想起来,当时真是难得,居然有如此的勇气。也真亏了这份勇气,才让我从此走出混沌。后来我看了关于居里夫人的传记,看到她当了几年家庭教师终于攒了些钱能赴法国求学的时候,书上是这样写的:“她一踏上这列火车,就是在伟大的生活与平凡的无变化的岁月之间作了抉择。从此,她的人生开始了新的篇章。”尽管比起居里夫人来,我们仍是如此的渺小,但这份心情,这份感觉,竟是如此相似。

  而后,我坐进了南昌大学外语系的教室,成为一名旁听生。我十分珍惜这个来之不易的学习机会。每天总是第一个到达教室,坐在第一排,生怕漏听了每一个字。并且我同时在几个班听课。往往是这个班的课刚完,就得马上赶到另外一个班。刚开始的时候,有些同学因为和我不熟,老是用异样的眼光斜瞅着我。但我丝毫不在乎。在我的心目中,学习已成了一件至高无上的事情,再没有别的什么能挡住我了。

  一年倏忽而过,因为我所旁听的班级已是大四,没有很多课上了。于是我决定就此结束我在南大的学习生涯。我将我的下一个目标定为考研。这一年,我没有去找工作。我想好好的准备一下,争取一炮打响。整整半年,我呆在我父母租住的有点阴暗的小屋里,一头扎进考研的书堆中。那一本本在别人看来枯燥无味的书籍,在我眼中却是那么富有魅力。那书呀,就是我一步一步向上攀登的阶梯。

  终于到了考研的日子了。三天的考试,我都觉得发挥得不错。考完之后,当我回到我呆了整整半年的小屋时,我的心情异常地明朗。我觉得,梦想已经在向我招手了。

  转眼到了三月份公布成绩的时候。当我用颤抖的手拨通了我所报考的学校研招办的电话时,那头传来的声音却令我一阵惊喜:“恭喜,你考了英语专业的第一名。”天啊,这是真的吗?我有点不相信自己的耳朵了,于是再问一遍:“麻烦您再查一下,可不要搞错。”“没错,唐中华,377分,第一名。”是真的,我考了第一名!

  但我同时也知道,这仅仅是初试。等待我的还有面试,还有加试(因为我是以同等学历报名,所以必须加试)。于是我仍心存不安,赶紧打电话向我曾旁听的南昌大学外语系的教授咨询。其中一位与我关系很好的老师用近乎绝对肯定的口气告诉我,没问题,从来还没见哪个学校把第一名给刷下来。他让我放心,该做什么就做什么。

  4月份我去了北京面试。先是加试。偌大一个教室就坐了3个考生。我和另外一个是同等学历,还有一个是跨专业报考。等我拿到试卷,一瞧,咦,这考的都是些什么东西呀?怎么都未曾见过。回头望望那两位同学,脸上均是一幅大惑不解的表情。然而到了面试的时候人就多了起来。这次一共招收14人,面试的则有17人。这就意味着,在所有参加面试的人当中,得有3人被刷下去。这时,与我一起刚刚参加完加试的一个女孩朝我努努嘴,叹口气,说道:“要刷的不会就是咱们三人吧?要不,他干吗出那么难的题目?”我当时并不在意,因为我想我总有点资本可以倚恃:那就是,我是笔试第一名。

  最终结果第二天就能出来。那天一大早,我去了趟天安门广场。面对着那雄伟庄严的人民英雄纪念碑,我心底不禁生出一种神圣的感觉。就在那里,我打了个电话向那所学校询问结果。没有想到,电话那头传来的第一句话竟是:“对不起。你没有被录取。”刹那间,我只觉天旋地转,话筒从我手中滑落下来。我瘫倒在地,禁不住啜泣起来。而后,我似乎又想起些什么,赶紧又拨了个电话过去。我问他们,为什么我会被刷下来。我请他们告诉我这次复试详细的评分标准。然而他们的回答显得那么冷漠:“对不起,事关机密,无可奉告。”

  就这样,我被无情地刷了下来。这恐怕是生活和我开的又一个残酷玩笑吧。

  回到家中,望着已经鬓染白霜的父母,我想我再也不能一门心思只想着考研了。我必须找份工作,给这个家尽一点自己的义务。刚好江西外贸招人。经过层层考试,我坐进了江西外贸的办公室,从此开始了自己的外贸生涯。

  在外贸工作的一年,对我来说总的还是十分快乐的。这是一份新鲜的工种,况且又能用上我学了多年的外语。我觉得很满足。而且,在那里,我慢慢地学会了如何与各种人打交道。因为我们工作的性质要求我们必须能游刃有余地与客户周旋。在我的努力之下,我很快就能胜任工作。公司上下包括各位领导,也都对我的表现予以肯定。

  然而,在我的内心深处,我始终忘不了我的考研情结。

  转眼几个月就过去了,又到了如火如荼的考研备战的月份。在夜深人静的晚上,我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觉。黑暗中,我睁开眼睛,不停地问自己一个问题:考还是不考呢?几年来的经历在我眼前象放电影般一幕幕闪过:刚进中专的失落,呆在工厂的郁闷,在南大读书的激情,得知自己被黑掉的无奈与痛苦―――我再也想不下去,就翻身下床,打开灯,还是捧起那本《平凡的世界》,想从书中汲取一点力量和信心。那段话又出现在我眼前:“不要怕苦难!如果你能深刻理解苦难,苦难就会让你变得崇高。”

  终于,我下了决心,再考一次。

  说干就干,很快我就投入紧张的复习中。但这次我并不想继续报考那所学校。我想,人生能得几回搏。既然连那么差的学校都能无情地将我黑掉,那我为什么不干脆报个名校。反正大不了就是不上呗。于是我选择了被称为中国外语第一名校的北京外国语大学。

  1月底的考试我发挥得挺顺利。别人问我怎么样时,我说还行。问我有多少把握时,我说大概7、8成吧。

  考完回到单位,科长找我谈了一次话。意思是说我如果想在这里工作是不能考研的。既然我已先斩后奏,擅自考了,那么我们的雇佣关系也就到此为止了。当然,科长并没有如此明确地说出来,但他的意思我懂。于是我一声不响地收拾了一下自己的东西,把业务接续工作都交待好了,就这样离开了我第一份觉得还满意的工作。但我不怪公司,毕竟在这里的一年,他们教会了我很多东西。我应该感谢他们。

  过完年后,我就忙着找工作。还好,原来我在出差去浙江的一个小城市时,发现那里挺缺外贸人员。于是我去了那里,费了不多工夫,就在一家小工厂找了个外贸业务员的工作。然而,在工作的间隙,我还是会想想我的考研。这也许是因为考研已成了我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了。

  又到了公布考研成绩的三月份。当我紧张地拨通北外研招办的电话时,对方传来的声音却令我欣喜。我又创造了一个奇迹,居然又一次考了我所报考方向的第一名。但这次的第一名与上一次的可绝对不一样。要知道,北外可是全国外语学子顶礼膜拜的圣地呀!

  接下来的面试十分顺利。面试完的第二天,我又一次踏上了天安门广场。正是在那里,我得到了北外研招办的最后答复。当时,我小心翼翼地问道:“麻烦您帮我查一下,来自江西南昌的***有没有被录取?”马上就听到电脑键盘“噼噼啪啪”的响声,然后那位研招办的老师不带感情色彩地回答道:“录了。公费。”也许电话那头的老师不明白,就是他这短短的一句话,却会多么深刻地影响一个从小抱着梦想长大的穷孩子的一生呀!

  6月中旬,通知书如期地发到我的手中。捧着这薄薄的一页纸,我心潮澎湃。回想起这许多年来为了这张纸所付出的一切,我的眼泪不禁顺着脸颊流了下来。我知道以后我还会经历更多的挫折,但我相信,只要有这份执着,这份信念,没有什么是不能被克服的。正象路遥在《平凡的世界》中所阐述的一样::“不要怕苦难!如果你能深刻理解苦难,苦难就会让你变得崇高。”

栏目相关课程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