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语教育网
您的位置:外语教育网 > 英语文化视窗 > 风俗与传统 正文
  • 站内搜索:

[复活节]复活岛探迷4

2006-02-24 00:00

  他们来自何方

  考古学研究表明,早在公元四世纪时,确切地说是在公元398年时,复活节岛就已有人居住了。同其它地方一样,复活节岛的社会历史也经历了崛起、兴盛和衰亡这样三个阶段。谁也不怀疑,现代复活节岛人是波利尼西亚人。但是,最早来到复活节岛的人是谁呢?是波利尼西亚人还是别的民族呢?复活节岛上居住着一个民族还是两个民族呢?他们又是怎样飘洋过海来到这个大洋孤岛上的呢?

  最早发现复活节岛的欧洲人,曾在岛上看到了不同肤色的人。至今,这些不同肤色的人还生活在岛上。于是,有人就根据他们肤色的不同,说复活节岛人的最早祖先是来自埃及、古代秘鲁或美拉尼西亚。有的人更加离奇的说,复活节岛人的祖先是来自大西洋沉没了的古国大西国的后裔或天外来客。各种意见,莫衷一是,使这个本来就很复杂的问题变得更加扑朔迷离了。

  首领霍多玛多阿复活节岛的居民总是把古代有传统意义的,经过世世代代流传而神圣化了的一切,都归之于霍多玛多阿时代,因为霍多玛多阿既是岛民传说中的领袖,也是复活节岛上的第一个统治者。

  复活节岛的一个传说中讲道,在希瓦的毛利区域中(那儿也有巨大的石像),民族内部发生了冲突。氏族首领霍多玛多阿被迫离开了自己的家乡,有100_400 人跟着首领一起乘上了两条大船。他们随身带着甘薯、参薯、椰子、甘蔗、土豆和其它农作物,还有名叫托洛米洛的树苗。经过两个月艰苦的海上航行,他们来到了复活节岛。于是,首领霍多玛多阿就成了那里的第一个统治者。在他死后,他的子孙就接替它当上了首领。

  故事很合乎情理,但也有不少漏洞。首先,霍多玛多阿来自何方?“希瓦”又在哪里?其次,霍多玛多阿是在何时离开故乡来到复活节岛的?还有,为什么他们要去的地方正是复活节岛而不是别的地方呢?他们又是怎样知道复活节岛的存在呢?最后,霍多玛多阿是复活节岛的最早居民吗?复活节岛的大部分传说都讲道霍多玛多阿是来自西方,即从波利尼西亚来的。但人们最早听到的一则神话却说他们来自东方,即从南美来的。霍多玛多阿的祖国叫希瓦,但希瓦又在哪里呢?在波利尼西亚语中,“希瓦”是指马克萨斯群岛;但在复活节岛语中,“希瓦”则是指“巨大的陆地”。例如,复活节岛人把萨拉伊戈麦斯岛就叫做“莫多莫捷列希瓦”,意思是 “经过它可以航行到大陆的岛屿”。在这种情况下,“希瓦”就不是马克萨斯群岛,而应是南美洲。那么,霍多玛多阿又是何时来到复活节岛的呢?

  这是一个很复杂的问题,因为各种神话和传说中对这个问题的回答是十分矛盾的。在这方面,新西兰学者彼尔西.施密特有一个杰出的发现。

  上个世纪末,当施密特在研究波利尼西亚领袖人物的谱系时,由于当时还没有发明用放射性碳14来测定年代的科学考古方法,也不知道用“语言学时钟”来测定年代,即借助于同源语言的演变史,比较同源语言的词汇,计算出总词汇量中相同的部分,从而确定出这些语言相互间相隔的大致年代或与母语相隔的时间。他把传说与谱系加以比较,结果发现,传说中最古老的英雄、航海者和首领的名字,都同谱系中所记载的名字相同,但到了后来,名字就不一样了。这是为什么呢?施密特认为,一个民族或部族有共同的祖先分离出来,并且迁居到其它岛屿上之后,就开始了自己新的历史、新的谱系了。所以,谱系中古代的名字相同,后来就不同了。

  如果以25年为一代来计算,人们就能根据谱系近似地把波利尼西亚诸岛上的最早居住者推算出来。遗憾的是,复活节岛上的统治者霍多玛多阿后裔的谱系各不相同,这不仅是里面的名字不同,就连这些名字的总数也不一样。有一本名册记录了20代,而另一本则有30代,第三本为32代,第四本为57代,第五本竟多达 69代!如果拿第一本名册为准,那么霍多玛多阿是在十五世纪来到复活节岛的;如果根据最后一本名册,他来到的时间就要提前1200多年!应当指出,这些名册有许多不确切的地方,例如,在提到霍多玛多阿的直系后代的同时,又记载了他们的家庭成员,有些人的名字还重复记载了两次,名册中还记载了一系列神的名字。显然,按照名册来确定年代是不确切的。

  复活节岛所有的神话都讲道,霍多玛多阿并不是复活节岛的最早发现者。因为,早在他开始航行之前,人们就已经知道这个岛屿的存在了。神话中还讲道,有一位名叫哈乌.麦卡的人做过一个预言性的梦,梦见了在遥远的地方有一个小岛,那就是复活节岛。霍多玛多阿所登临的复活节岛,同哈乌.麦卡的梦完全一样。这说明,早在霍多玛多阿到来以前,人们就已经十分熟悉复活节岛了。在迁到复活节岛之前,霍多玛多阿派了七名青年作为先遣队,带着农具和种子前去寻找复活节岛。他们找到了复活节岛,选择了适宜大船停靠的海湾。先遣队看到了他们视为海标的拉诺卡奥火山和它旁边的三个小岛。哈乌.麦卡在谈到这三座小岛时,称它们是“站在高高的死火山旁水中的孩子”。随后,这七位青年就登上了拉诺卡奥火山,翻松了土地,种上了薯蓣。当他们勘察整座小岛时,他们又遇到了一位名叫亚加.塔瓦克的人。

  我们在前面曾讲道,当霍多玛多阿后来登上复活节岛时,他的先遣队员科乌科乌曾同岛上的青年吉阿.瓦卡有过一段有趣的对话。这说明,早在霍多玛多阿来到复活节岛之前,岛上就已有人居住了。霍多玛多阿是在十一、十二世纪时来到复活节岛的,而早在公元四世纪时,那里就已有人居住了。他们比霍多玛多阿早来了七、八百年。那么,这些人又是谁呢?在波利尼西亚人的民间传说中,多次提到了一些神秘的氏族,他们早在波利尼西亚人的祖先来到这里之前,就居住在太平洋诸岛上了。

  例如,毛利人的传说就讲道,居住在中波利尼西亚的伟大的古彼发现了新西兰。有的神话讲道,古彼在新西兰没有看到人,只见到一群群的飞鸟。而有的神话却说,他看到了高个子、扁鼻子和黑皮肤的人。古彼是十世纪时的人物,而在他来到新西兰之前,那里就生活着狩猎恐鸟的人,可是他们后来却神秘地失踪了。

  夏威夷领袖人物的家谱表明,波利尼西亚人的祖先最早是在八世纪时来到夏威夷的。但用放射性碳14所作的测定表明,早在公元二世纪时,那里就已有人居住了。那么,是谁比波利尼西亚人更早地发现了夏威夷群岛,并在那里留下了他们的足迹呢?或许,夏威夷的传说能解开这个谜。

  夏威夷的一些老人一再证实,他们的祖先在考爱岛的密林里曾看到过曼涅胡内人,曼涅湖内人是夏威夷、中波利尼西亚和塔西提岛传说中富有神秘色彩的矮人。他们个子矮小,身高只有60_90厘米(也有人说他们只到普通侏儒的膝盖处),但力气却很大,全身皮毛,浑身滚圆,肌肉发达。这些矮人的面目很可怕,脸部皮肤红润光滑,浓眉下一双大眼闪闪发光,低低的额头上全是头发,鼻子又短又肥大。他们生性快乐,十分善良,乐于助人,而且又善于言谈。

  曼涅湖内人还是出色的步行家,一天能绕考爱岛走六圈,行程达150公里。他们勇敢无畏,力大无穷,除狗和枭外,他们什么都不怕,就连那凶残无比的鲨鱼,也不是他们的对手。曼涅湖内人住在用香蕉叶盖成的房子和洞穴里,还不懂得用火。直到后来,一位曼涅胡内少女嫁给了夏威夷土著领袖后,他们才学会了用火。传说中讲道,由于种种原因,夏威夷最早的居民只剩下了三个民族,即克那瓦,克那姆和曼涅湖内。后来,前两个民族在角逐中逐渐被淘汰了,只剩下了曼涅湖内人。曼涅湖内人人数众多,考爱岛是他们的大本营,那里居住着五十万名矮人,其它岛上还有一万五千人。后来,他们的人口不断减少,当考爱岛最后一个统治者卡乌姆. 阿里掌权执政时,他们只剩下了一万人了。

  所有的传说几乎都讲道,曼涅湖内人是个和平善良的民族,从不主动攻击别人。他们长期同夏威夷人和睦相处,不管后者是否邀请,他们总是主动帮助夏威夷人搞建设。夏威夷诸岛上的建筑,如各种奇怪的岩石、圆石、形式别致的岩洞、堆积起来的势头,以及拦河坝、蓄水池、庙宇等,都同他们的辛勤劳动有关。他们还帮助波利尼西亚的英雄、航海家拉提造了一条神奇的大船,并把大船从丛林中一直搬到岸边。奇怪的事,这些神奇的建筑大军总是在晚上工作,一旦白昼降临,他们便立即停止劳作,匆忙返回自己的家园。

  在夏威夷的波绍波弗博物馆里,保存着夏威夷民间创作的代表人物阿波拉哈姆.弗尔纳捷尔的手稿,里面记载着曼涅湖内人建造三十四座庙宇的情景。这些庙宇有十座是在瓦胡岛上,三座是在夏威夷岛上,四座在莫洛凯岛上,十座在考爱岛上,一座在尼依霍乌岛上。庙宇一律都是巨型的正方形场地,四周筑有围墙,场地中间是祭台。夏威夷岛最大的庙宇叫毛奥基尼,他是矮人们一夜之间建成的,围墙有6米高,2.5米厚,面积达3600平方米。在夏威夷人民的生活中,水和灌溉渠占有十分重要的地位。夏威夷岛的灌溉系统具有很高的艺术性,每个见到它的人都赞美不止。这些灌溉系统也是曼涅湖内人的杰作。

  有一则神话讲道,一个叫奥拉的夏威夷领袖想建一个大水池,他请一位叫庇的术士帮忙。庇术士有个亲戚生活在曼涅湖内人中间。他向奥拉提出了要求:只有任何人晚上都不准出门,他才能召集矮人在瓦依曼阿河上建造拦河坝。奥拉立即向自己的臣民下了禁令:人人都得躲在家里,不准狗叫,所有的鸡都得塞在南瓜制成的容器里。于是,在一个万籁俱寂的夜晚,曼涅湖内人开始了工作,他们把石头从山崖上运下来,一夜之间就造成了一座拦河坝。这些传说中的神奇矮人究竟是谁呢?他们是不是夏威夷最早的居住者?夏威夷人的祖先认为,当他们的神圣祖先“夏威夷洛阿”(即“伟大的夏威夷”)来到夏威夷时,曼涅湖内人就已经居住在那里了。

  中波利尼西亚的传说也讲到了马那湖内人(即曼涅湖内人的方言形式),他们不是作为神话中的矮子建筑者在那儿活动,而是作为十分现实的人,早在塔希提岛神话中的祖先来到那里之前就生活在那里了。

  长期研究波利尼西亚文化和人种学的学者吉.拉恩吉.希洛阿认为,波利尼西亚人总是喜欢把自己直接的祖先捧上天,同时又竭力贬低比他们更早发现这些岛屿并在那里居住的先驱者。他认为,曼涅湖内人是从塔希提岛上迁居到夏威夷的。后来,波利尼西亚人来到了夏威夷,他们把这些矮人逐渐排挤到森林茂密、人迹罕至的考爱岛上。年复一年,这些矮人又迁居到了荒无人烟、山峦起伏的尼豪岛和内克岛。他们在那里留下了酷似塔希提岛建筑风格的石雕像、高高的广场和笔直的石柱。最后,他们就神秘地消失在夏威夷群岛的最北边了。位于波利尼西亚西缘的萨摩亚群岛的神话也讲到了某些古代居民和“从葡萄藤中生出来的蛆变成的土著”(指吃蛆的原始土著人)萨摩亚人的祖先是在公元五世纪时来到萨摩亚的,而考古表明,早在公元前二世纪时,那里就已有人居住了。

  复活节岛的神话和传说没有提到霍多玛多阿来到之前的土著是什么样子,但岛上的毛阿依.卡瓦卡瓦小雕像却有可能使人们看到复活节岛早期居民的容貌。毛阿依. 卡瓦卡瓦是一种男性木头小雕像,只有30厘米高,雕像上的人身体消瘦,肋骨外突,腹部凹陷,长着长耳朵,留有一把山羊胡子。一些国家的博物馆中,至今还保存着这些用光滑坚硬、闪闪发光的托洛米洛木制成的小雕像。这些小雕像是谁雕刻的?它又代表什么呢?人们对此争论不休,有人认为它表现的是经过漫长而又艰难的海上航行后到达岛上的最早居民,但复活节岛人却加以反对,因为岛上的神话中说,第一批迁移者的身体都很健壮,而且又带着足够的食品。也有人认为它们是过去复活节岛受害者的形象。有些人认为这些小雕像并不神秘,很可能纯粹是医学上探讨的对象,因为雕像上的人物那消瘦的面容和颈部肿大的甲状腺,表明了他们患有内分泌失调的疾病,而鹰钩状的鼻子、张露的牙齿和异常的脊椎骨,又表明了他们曾受到了某种光线的强烈照射。除掉毛阿依.卡瓦卡瓦小雕像外,岛上还有其他许多小雕像。有一个身体消瘦的女性小雕像叫毛阿依.帕阿帕阿,她酷似男性小雕像,也长着一小撮山羊胡子。此外,还有长着两个头的小雕像毛阿依.阿利恩加、人性蜥蜴雕像莫科坦加塔、长着一副海豹面貌的坦加塔依库(他很可能再现了波利尼西亚神坦加洛阿的形象,传说中说他来到复活节岛时长着一副海豹的样子),以及人身鸟头的坦加塔玛努人鸟像,还有鱼、鸟等许多动物的小雕像。这些独特的木雕像几乎岛上每个居民家中都有。很清楚,它们是受到人们崇拜的偶像。

  第一个来到复活节岛的西方传教士埃仁.埃依洛说:“有时我们看到他们把小雕像举到空中,做出各种手势;同时边跳舞边唱着一些毫无意义的歌。我认为他们并不了解这样做的真正含义,他们只不过是在机械地重复他们从父辈那儿看到的一切而已。如果你去问他们,他们这样做是为着什么,他们会告诉你说,这是他们的习惯。”

  我们从木雕像上可以看到,岛上的早期居民有着一对长长的大耳朵。岛上的许多传说都讲到了“长耳人”哈纳乌耶耶彼和“短耳人”哈纳乌莫莫科,讲到了“长耳人”雕刻巨大的阿胡和石像,“长耳人”和“短耳人”之间的战争,以及“长耳人”在壕沟中死去的情景。索尔.海尔达尔于本世纪中期曾在岛上看到过头领彼德洛阿坦的肤色和欧洲人完全一样,他就是唯一的一个幸免遇难的“长耳人”后裔。

  “长耳人”又是什么时候来到复活节岛上的呢?传说中对此说法不一,有的说他们比霍多玛多阿来的早,有的说他们是一起来的,有的说他们比霍多玛多阿来的晚。但不管怎样,是他们雕出了石像和阿胡。

  一位研究者曾有幸目睹了科学家同复活节岛人为此而进行的一场激烈的争论。对复活节岛的古昔往事很了解的著名旅行家基利莫齐断言,新的“长耳人”是同霍多玛多阿一起来的,但另外三人却反对,说他们不是同霍多玛多阿一起来的,而是稍后同一位名叫图乌科依霍的首领一起来的。当时在场的一位复活节岛妇女却对这位研究者说道:“不要相信他们,他们什么也不懂!”那么,“长耳人”又是谁呢?

  复活节岛人向来就有把耳朵拉长的习惯。罗洛文海军上将的同行者别列恩斯特看到,“某些岛民的耳垂一直拖到肩部,还有人的耳朵上挂着特别的耳饰白色的圆饼形耳饰。”

  与复活节岛相距数千公里的美拉尼西亚人也有这种习俗,南美印加人的神秘祖先也有长耳朵,马克萨斯群岛古代居民的耳朵也很长。这种把耳朵拉长的习惯又是从哪儿来的呢?

  印度迈索尔有一座30米高的花岗岩石雕像戈麦捷什瓦拉,它于公元938年完工,比复活节岛上的最大雕像还要大,其耳垂一直拖到肩上,是一位名副其实的“长耳人”。印度南部著名的水彩壁画和马哈巴利普拉罗庙宇的壁画以及浮雕上的所有人物,也都是些“长耳人”,长长的大耳朵上还悬挂着各种耳饰。在印度,长耳是佛的特征之一,所有的菩萨塑像都有着长长的耳朵。在印度,不仅佛有长长的耳朵,而且诸神也都是些“长耳人”。在离孟买不远的象岛上,有一座洞穴庙宇,印度的三大圣人波罗希摩、毗湿奴和湿婆,也都有长长的耳朵。大量的化身、佛教中的导师、圣徒和教会中的人物,甚至连凶神恶煞,也都有着长耳朵。东南亚各部族也有把耳朵拉长的习惯。很可能,波利尼西亚和复活节岛的祖先就是从印度那儿迁居来的。

  实际上,复活节岛并没有什么“短耳人”。在复活节岛语中,“哈纳乌”一词是“种族”、“诞生”的意思。“莫莫科”是“薄、瘦”的意思,“耶耶彼”则表示 “壮实、结实”。神话中讲到了哈纳乌耶耶彼同哈纳乌莫莫科之间的战争,那应当是“胖人”和“瘦人”之间的战争,而不是“长耳人”和“短耳人”之间的战争。由于“耶耶彼”同“耶彼”(即“耳朵”)的发音很相似,后来就把胖人和瘦人同“长耳人”和“短耳人”混为一谈了。

  来自西方的白人从第一个登上复活节岛的罗格文海军上将起,人们就不断地报道说:岛上生活着皮肤白皙的人。研究太平洋的专家们也认为,波利尼西亚有浅色皮肤甚至是白色皮肤的人,这些人的头发是火红的。海尔达尔说:“复活节岛上的雕像都有长长的耳朵,那是因为雕刻者本人就是长耳人;他们之所以专门选用红色的石头来充当头发,那是因为他们本人就是红头发;雕像的下巴呈尖形向外突出,因为雕刻者本人就留有山羊胡子;雕像的脸之所以有白种人的典型特征直而窄的鼻子、薄而尖刻的嘴唇,那是因为雕刻者本人就不是马来亚人。”那么,这些浅色乃至白色皮肤、头发火红的人又是来自何方呢?

  二十世纪初,英国研究者埃利奥特.斯密特提出了一个大胆的设想:在公元前很久,古埃及的居民把自己的文明带到了世界各地,包括澳大利亚、美洲和太平洋诸岛,波利尼西亚人就是腓尼基航海家的后代。腓尼基人向埃及人学到了高超的航海技术,航行到了世界各地。他们“几乎走遍了波利尼西亚的每个岛屿,虽然他们既没有找到黄金,也没有发现珍珠,但他们并没有就此罢休,而是继续在大海中漫游。这些漫游者中最精明强悍和精力最充沛旺盛的人来到复活节岛。

  于是,不论是古埃及人,还是复活节岛的居民,就都竖起了巨大的石像,并把死者埋葬在巨大的建筑物中,都使用图画式的象形文字。可是,古埃及人和复活节岛人之间的相似之处仅仅如此而已。而且,前者是把死者埋葬在高大的金字塔里,后者则把死者埋葬在巨大的平台阿胡之中。古埃及的文字符号反映的是非洲的动植物群落和古埃及的文化及生活习惯,而复活节岛的科哈乌.朗戈朗戈文字符号反映的却是太平洋的动植物群落。两者的劳动工具和生活用品没有丝毫相似之处,复活节的石像同埃及的金字塔在风格、形式和体积上也迥然不同。

  波利尼西亚学者捷.拉恩吉.希洛阿用十分尖刻的讽刺口吻反驳说:“我们波利尼西亚人怎么会料到,我们把太阳叫做‘拉’正好和埃及太阳神阿莫那.拉的名字相吻合,这就成了我们的祖先是来自埃及的证据?!在毛利人的神话里曾提到过他们的祖先去过乌罗国,于是就成了他们以前是住在美索不达米亚的迦勒底乌尔的证明。

  还有人认为,欧洲海盗比哥伦布早好几百年就发现了美洲大陆,这些勇敢的大西洋征服者也曾到过包括复活节岛在内的波利尼西亚。而且,斯堪的纳维亚的雷神托拉的功绩和波利尼西亚的英雄马乌伊的业绩在许多方面也相同。他们很可能就是一个人。这就是说,波利尼西亚人的祖先是这些海盗的后代。还有一种更加大胆的设想,说复活节岛的古代文化是神秘的大西国人所创造的。

  二千五百年前柏拉图所描绘的大西国不仅是人类高度文化的摇篮,而且也是古埃及、哥伦布到达美洲以前的美洲大陆和复活节岛的文化摇篮。类似这样的没有充分科学根据的设想还有很多,例如有一种意见认为,浅色皮肤的波利尼西亚人是古希腊和亚历山大.马其顿军队的后裔。亚历山大.马其顿的舰队并不是无影无踪地消失了,而是来到了太平洋诸岛。至今,有些人还在波利尼西亚和南美大陆沿岸徒劳地寻找这支舰队哩!在如,复活节岛石像头上的帽子诞生地叫“普那帕奥”,它的发音同爱沙尼亚语中的“红色的头”“火红”一词“普阿那帕奥”相似,于是说最早的复活节岛人来自波罗的海沿岸!真是荒谬已极!

  我们应当严肃指出,世界上那些种族主义者,那些以为“白色人种”高人一等的人,也在利用复活节岛人是来自西方白人这个有争议的假说进行大肆宣传,说欧洲人越过了大西洋,创造了古代美洲大陆文化和复活节岛的文明,后来印第安人和波利尼西亚人群起造反,把他们消灭了,这些地区的文化也就消亡了。实际上,从医学和人种学的角度不难解释,复活节岛浅色皮肤的人是一种特殊的生理现象。波利尼西亚学者彼尔西.施密特正确地指出:“在各种类型的典型代表中,我们都会看到有浅色皮肤的人的现象。这些人并不是白化病人,但却有淡淡的头发和浅色的皮肤。这种现象可以经常在许多代人的身上观察到,在某些家族中,这种现象还十分明显。”

  研究毛利人文化和新西兰土著居民的专家埃尔斯顿.贝斯特也指出:“新西兰的土著居民中总有一些浅色皮肤的人,他们那棕色的头发呈波浪形。但总的来说这种人并不多,有些家庭往往相隔一代才会出现这样一个人。”事情往往如此奇怪,本来并不神秘的东西,却被人硬加上神秘的外衣,人为地“神秘化”了。最早的复活节岛居民是“来自西方的白人”的假说就是如此。康·提吉的子孙近些年来,有一种呼声很高的说法,就是复活节岛人和波利尼西亚诸岛的最早居民是来自古代的秘鲁,他们是白色印第安人的后代。这种观点的代表,就是挪威人类学家和当代杰出的探险家索尔·海尔达尔。当第一批欧洲人勇敢探险,横渡世界上最大的海洋—— 太平洋时,他们惊奇的发现,在这浩瀚的大洋之中,有无数山峦起伏的火山岛和低平的珊瑚岛,各岛之间往往隔着广阔的海洋。这些欧洲人自称是这些岛屿的发现者,但他们却看到,他们所发现的每一个岛上几乎都有人居住。这些土著居民有着高高的身材,面貌很漂亮,带着猪、狗和家禽到海滩上来欢迎他们。在每一个有人烟的岛上,都有开垦了的土地、村庄、寺院和茅屋,有些岛上还有着古老的尖塔、平坦的道路,还有四层楼高的石雕像。这些岛民是些什么人?他们来自何方?

  由于复活节岛处在太平洋最东边的波利尼西亚群岛和南美大陆之间,再加上他那神秘的石雕,人们就很自然地把眼光转向了它。复活节岛的许多文化,都和南美洲的史前文化相似。复活节岛的象形文字——科哈乌·朗戈—朗戈条板,不仅外人一字莫识,就连岛民们也都不认识。而除复活节岛外,其他各岛都没有文字,但却有学校,人们在学校里学习历史和宗教。太平洋诸岛,北起夏威夷,南至新西兰,西自萨摩亚,东止复活节岛,虽然相距甚远,但居民却使用同一种语言——波利尼西亚语。波利尼西亚人是祖先的崇拜者,他们崇拜死去的领袖,而他们最早的领袖,就是太阳之子提吉。几乎每一个岛上的男人都能说出他们历代首领的名字。

  现在确认,复活节岛最早的居民是在公元四世纪,即公元398年来到岛上的。后来在十一至十二世纪时,岛上又来了一批新的民族,即霍多—玛多阿。他们完全不知道铁为何物,使用的是石制工具。而从公元四世纪到十一世纪,世界上只有南美大陆的生产力还处于石器时代。莫非复活节岛乃至波利尼西亚诸岛上的最早居民是来自南美大陆?

  本世纪初,西班牙传教士苏尼家提出了这个与众不同的假设,在海洋学界和人种学界引起了一场很大的争论。苏尼加认为,菲律宾语和南美印第安于中有不少相同的单词,他还列出了一份两种语言中相同的单词表,但这种根据并不可靠,因为印第安语非常多,有两千多种,而菲律宾也有数百种语言。在这种情况下,两种语言中有相同的单词是完全可能的。难道说因为复活节岛语中的“普卡”一词与俄语中的“普齐克”相似,就能证明斯拉夫人是复活节岛人的祖先吗?复活节岛语中的“阿那”(意为山洞)、“伊基”(意为小的)不但同日语中的发音一样,含义也相同,但谁也没有就此认为日本人最早来到了复活节岛。苏尼加假说的另一个根据,就是贸易风和海流把南美人送到了太平洋诸岛。他还提出,复活节岛的雕像同南美印第安人的古代居住地图阿美那柯的雕像很相似。另一位传教士乌伊列亚姆·埃德利斯曾在复活节岛居住了许多年,他也支持苏尼加的观点。

  1870年,南美古代史专家麦尔克赫姆也说道:“西班牙人征服了南美后,发现蒂瓦纳柯的雕像和复活节岛的雕像十分相像,都有大眼睛、圆锥状的王冠或帽子。有人设想,在阿依马尔的印第安人的画同复活节岛的雕像之间存在着某种相似之处,这种可能性是存在的。”

  1840年还坚决反对复活节岛文化起源于美洲大陆的阿列弗莱德·曼特勒教授,到1950年也不得不改变自己的观点,开始赞同这一假说了。但在索尔·海尔达尔之前,这一假说遭到了绝大多数科学家的反对。而在海尔达尔那著名的 “康·提吉”探险队远航成功以后,人们开始认真看待这一假设了。

  1947年4月28日,海尔达尔一行6人,乘坐模仿古代印第安人木筏式样建造的“康·提吉”号木筏,从秘鲁的卡亚俄港出发,仅只依靠风和海流,航行四千多海里,历时101天,经受了各种海上磨难,战胜了惊涛骇浪;他们遭到了多次令人毛骨悚然的险遇,也经历了许多奇趣横生的航海境界,终于安全抵达了波利尼西亚的腊罗亚岛。他以自己的亲身实践,证实了古代秘鲁的航海者完全有可能乘着原始的木筏飘洋过海,到达太平洋诸岛。而海尔达尔也因此一举成名,寄身于当代最伟大的探险家行列。

  “康·提吉”探险队的成功航行,把复活节岛乃至波利尼西亚的文化同南美大陆的文化有机地联系起来。海尔达尔认为,复活节岛和波利尼西亚的最早居民是来自美洲。他说,在秘鲁境内,“曾经有过一个至今人们还不知晓的民族,他们创立了世界上最奇特的文化之一。然后,在很久以前,他们突然不见了,像是从地面上被抹去了似的。他们遗留下来巨大的雕刻成人形的石像,就象皮特科恩岛、马克萨斯群岛和复活节岛上的石像一样;他们遗留下来的一层层构筑上去的巨大尖塔,同塔希提岛和萨摩亚岛上的尖塔一样。他们用石斧从山上开凿出来大石块,有一节火车箱那么大,比大象还重,然后再搬运好几公里远,运到各处,竖立在那里,或是一块块地叠上去,垒成大门、巨垣和高台,和我们在太平洋某些岛上所看到的完全一样。”

  西班牙征服者曾无情地毁灭了中美洲和南美洲那些杰出而独特的古代文化。当这些征服者来到秘鲁的时候,那些印加帝国的臣民告诉他们说,这些荒凉地树立在原野里的巨大建筑物,是由身材高大、有着大胡子和浅色头发的人建造的,这些白人很久以前从北方来到了秘鲁,教给印加人的祖先建筑、农业和礼节、风俗等。后来,他们突然离开了秘鲁,乘船消失在西边的太平洋中,于是,印加人才掌握了国家政权。

  无独有偶,当欧洲人来到太平洋时,他们惊奇地发现,太平洋许多岛屿上的居民皮肤也几乎都是白色的,留着大胡子。在许多岛上,他们发现有的人和其他家的人不同,有着极淡的皮肤,头发从红色到金黄色不等,蓝灰色的眼睛,有着鹰钩鼻子的脸几乎和犹太人一样。他们不是波利尼西亚人,波利尼西亚人是金黄色的皮肤、乌黑的头发和相当扁平的鼻子。这些人自称是乌罗克胡,说自己是岛上最早的领袖们的直系后代,这些领袖都是白皮肤的神,叫做坦加洛阿、卡涅和提吉。

  1722年,当罗格文海军上将发现复活节岛时,他也惊奇地看到,岛上的居民有的竟是“白人 ”。而且,他们还能数出自己白皮肤的祖先,一直上数到霍多—玛多阿和提吉的时代,说他们的祖先是从“东方太阳如火烧的山岳地带”乘船而来的。海尔达尔三十年代在法图希伐岛进行考察时,曾听到当地的一位最年长的老人讲到:“提吉是神,也是我们的首领,他把我们的祖先带到了波利尼西亚。在这以前,我们是住在太平洋东岸的一个大国里。”后来,他在研究印加文化的时候,又听到了这样一个关于太阳神威瑞科查的神话:“威瑞科查是印加人的名字,他原来的名字叫康·提吉,即太阳神。康·提吉是白人的高级大法师和太阳之王,他在的的喀喀湖畔留下了宏伟的遗迹。后来,这些神秘的白人遭到了一个从科昆坡山谷来的首领卡里的攻击,双方在的的喀喀湖中的一个岛上进行了一场激烈的战斗,康·提吉不幸战败,便带领自己的臣民逃走了。他们逃往太平洋,乘木筏消失在向西的海面上。”

  这些神话和传说使海尔达尔确信,曾被印加人的祖先驱赶而逃的白人领袖、太阳神提吉,不是别人,正是波利尼西亚居民的始祖提吉。提吉在秘鲁生活的情景,以及的的喀喀湖有关的许多古代名称,一再出现在波利尼西亚的神话和传说中。复活节岛与波利尼西亚同美洲大陆的海上联系由海尔达尔证实了。它的成功航行表明,南美的木筏具有优良的性能,不仅十分灵活,而且还能逆风行驶。古代秘鲁人完全可以乘着这种原始的木筏,在波涛汹涌的海上进行长期航行,到达太平洋中的任何一个岛屿。在秘鲁和厄瓜多尔印第安人的古老传说中,曾讲到了他们的祖先在“海洋之母”——太平洋中航行的种种情况。

  有一个传说讲道,在西班牙殖民者入侵前一百年,印加帝国执政者杜帕克·尤帕基曾下令建造了大批的木筏,他带上两千名经过精心挑选的航海者,乘上木筏,出海远航,到过荒无人烟的科阿杜岛、有人居住的居埃思岛、阿卡巴那岛和阿瓦·契姆比岛等许多地方。一年过后,尤帕基返航归来,从遥远的岛屿上带回了黑皮肤的土著,马的颌骨、铜的皇帝宝座和其他大批战利品。很可能传说中的这次探险纯属杜撰,因为当时在太平洋的任何一个岛屿上都没有铜和马匹。但不少科学家都指出,这些传说也可以这样来理解:在从南美到波利尼西亚的海路上,曾有过大大小小的岛屿,它们象海标一样,给孤寂的远航者指引航程,使他们能劈波斩浪、顺利地在大洋中漫游。后来,那些富有神话色彩的海标岛屿就沉入海底了。许多科学家都支持这种观点,最新的海洋考察也表明,有些海岛曾经出露在水面之上,后来沉入到海底去了。

  例如,1960年的智利大地震,不仅给人们造成了惨重的损失,而且也改变了海陆的面貌,在短短的几秒钟内,智利海岸一块20—30公里宽、500公里长的土地就下沉了2米,1万平方公里的土地沉到了海底。至于海底的面貌,改变的就更大了。地震发生时,整个岛屿甚至整个列岛沉入海中的情况也曾发生过。例如,在复活节到海底断裂带以东,西经83度处,同海底断裂带成45度交角的纳斯卡海底山脉向东北延伸出1000多公里,一直到达智利海岸。这个坡度很陡的巨大水下山脉,不久前至少有三座山峰曾是出露海面的岛屿。这些山峰的顶端都很平坦,距海面的高度分别为300米、329米和402米。纳斯卡具有亚陆型的陆地地壳,厚度为15公里。而在这一海底山脉的四周,却都是典型的海洋地壳。所以有人认为,以前这儿很可能是一块较大的陆地或列岛,它曾给航海者指引过航向。人们曾在哥斯达黎加的可可岛发现了古代的椰子种植场。

  海尔达尔认为,椰树之所以能在该岛进行大规模的种植,“只有在下列情况下才有可能:要么是可可岛当时人口很多,要么该岛对航海者来说是居于十分重要的地理位置,航海者把它视为远航的中间站。”

  不少考古学家也指出,在中美和南美洲这两个独特文明的发祥地之间,曾经有过文化上的接触。但陆路交通要穿过哥伦比亚和巴拿马地峡的热带森林,是十分困难的,而从海路,从太平洋上驶过这段路程,却要容易的多。可可岛正好位于厄瓜多尔到危地马拉的中间,它自然就成了十分理想的中间站,航海者可以在这里休息,补充淡水和给养,摘取椰子。

  可可岛是同名水下山脉的一座出露在水面上的山峰。卡尔纳吉水下山脉同可可水下山脉一起把巴拿马盆地隔开了。巴拿马海底盆地不同于一般比较平静的海底盆地,它的地壳还很年轻,地质运动也很剧烈,不时发生地震,强大的热流也从地球内部流出。它有深达4000米的深水槽,有高2000—3000米的山脉,峰顶距海面只有几十米,有的甚至只有几米。海洋学家们认为,巴拿马盆地是在不太久远的过去沉入海底之后形成的。过去它曾是南美大陆西南部突出的一部分,后来由于地震而沉入水中。卡尔纳吉山脉、可可山脉和南美的那一部分陆地沉没后,只有可可岛和加拉帕戈斯群岛还没有沉没。

  生物进化论的创立者达尔文在乘“贝格尔”号考察船进行环球航行时,曾经对加拉帕戈斯群岛进行过考察。他认为,那里的动植物不是自发产生的,而是由风、海流和候鸟带来的。后来人们对该岛进行的考察表明,达尔文的这一论断对岛上的有些动植物来说是正确的,但对蛇、陆生龟、巨蜥和许多软体动物来说则是不可能的,因为它们不可能越过浩瀚的大海到达这里,只能沿着陆地而来。所以,现代动物地理学家都倾向于这样的假设:加拉帕戈斯群岛以前曾同中美洲和南美相连。地质学家和植物学家也持同样的观点。人们还在加拉帕戈斯群岛上发现了秘鲁太平洋沿岸的印第安人所培育过的植物品种。有人据此提出,加拉帕戈斯群岛以前曾经有人居住过。

  1535年,西班牙主教别尔拉恩乘船从巴拿马地峡驶出秘鲁。在航行途中,船只偏离了航线,没有沿着南美海岸,而是一直想西驶去。八天后,他们来到了一个荒无人烟的陌生岛屿。上岸后,别尔拉恩主教看到岛上有象龙一样的巨蜥、巨龟、企鹅、鹦鹉和其他许多奇特的鸟类和野兽,因为他最先看到的是巨龟,主教就把这个岛命名为“巨龟岛”,音译为“加拉帕戈斯群岛”。

  不少植物学家认为,在哥伦布发现美洲之前,印第安人曾经拜访过加拉帕戈斯群岛。海尔达尔乘木筏探险成功,又为这一说法提供了证据;而他在加拉帕戈斯群岛上所进行的考古发掘,更为这一段假设提供了充足的根据。在加拉帕戈斯群岛的三个小岛上,海尔达尔发现了四个史前遗址,共挖掘出131件器皿的2000块碎片,还有陶器制品、印加人用粘土做成的哨子、硅土制成的黑曜石制品等许多古代文物。经美国国家博物馆鉴定,海尔达尔确信,在印加帝国以前,厄瓜多尔和北秘鲁沿岸的古代印加人曾在加拉帕戈斯群岛上居住过,因为这些文物都是那时古代印第安人的产物。人们不禁要问,这些古代印第安人后来又为什么离开了加拉帕戈斯群岛呢?

  人们发现,有些古代遗迹被火山灰覆盖了,于是就有人认为,那里的火山活动使他们离开了群岛,返回自己的故国。也有人认为,可能是地震使他们撤离了,因为加拉帕戈斯群岛处在地震特别频繁的地区中,当地震灾难发生时,那一带的许多岛屿都沉入了水中。人们还指出,欧洲人发现加拉帕戈斯群岛的历史也证明了这个假设是正确的。当别尔拉恩主教回到欧洲后,向外界宣布了自己的发现,引起了人们的兴趣,许多人纷纷前往太平洋,去寻找那个神话般的巨龟岛。但直到十七世纪末,还没有一个欧洲人能继主教之后再次踏上加拉帕戈斯群岛的土地。这就给加拉帕戈斯群岛增添了更加神秘的色彩。于是,人们就把巨龟岛改为“拉斯·依斯拉斯·埃恩肯塔多斯”,意为“迷人岛”。

  使人不解的是,当时前去寻找“巨龟岛”的航海者都有精确的罗盘,船上也配备了各种当时较为先进的设备,又有经验丰富的人领航,可他们在一百多年的时间里都没有找到这一群岛,那么,古代南美的航海者乘着简陋的木筏,没有任何导航设备,又是怎样正确无误地找到加拉帕戈斯群岛的呢?唯一可能的解释是,那一代海域里曾经有过许多岛屿,它们成了古代航海者指示航向的“海标”,后来这些岛屿沉没了。

  我们举出这个例子,为的是说明,古代印第安人完全有可能飘洋过海,并到达过太平洋诸岛。海尔达尔后来在复活节岛上所进行的考察,又进一步证实了复活节岛文化同南美古代文化有相似之处。例如,复活节岛巨大的石像同古代秘鲁蒂亚瓦纳科的雕像有很多相似之处:两者都是由岩石雕刻而成的,重量都在数吨以上,雕刻的工具都是石器;石像都有长耳朵,面部带有白人的特征,两只手都放在肚子上。复活节岛许多石像的头上,都戴着红色的帽子。而在波利尼西亚和秘鲁,红色的头饰都是重要人物的一种重要标志。复活节岛石像的腰间还围着一根带子。的的喀喀湖畔的石像也都有这样一根象征性的腰带,这腰带是神话传说中太阳神的标志:虹带。波利尼西亚的一则神话里讲道,太阳神提吉解下它的神带—虹,沿着它从天上下凡,来到了波利尼西亚,把白皮肤的子女留下,波利尼西亚从此才有了人烟。

  海尔达尔认为,南美大陆安第斯山高原中的巨大石像是太阳神提吉竖立的,后来他们来到了复活节岛,就在岛上雕刻了同样高大、有着如此相似之处的石像。海尔达尔十分重视复活节岛的象形文字—科哈乌·朗戈—朗戈。他认为这种文字在古代秘鲁的祭祀艺术作品中时又发现,例如人鸟、太阳的象征、持有礼杖的人等。只不过复活节岛上的人是把它们刻写在条板上,而美洲大陆上的古代印第安人则把它们刻写在树上罢了。曾经有过一段时期,写在条板上的文字一直从巴拿马流传到秘鲁,复活节岛上的文字条板就是它的一个分支。

  复活节岛居民的宗教同波利尼西亚绝不相同,但他们的人鸟崇拜却同玻利维亚的蒂亚瓦纳科和秘鲁北海岸的契马文化中的人鸟崇拜相同。海尔达尔断言,复活节岛的人鸟崇拜起源于南美大陆。海尔达尔在复活节岛的祭祀城奥朗戈进行考古发掘时,发现了同麦卡麦卡崇拜和太阳崇拜有关的建筑群。那里的建筑物和岛民的宗教礼仪都不同于波利尼西亚其他岛屿,有波利尼西亚独一无二的用来观测太阳二分点(春分、秋分)和二至点(夏至、冬至)位置的天文台。这种建筑群在波利尼西亚是绝无仅有的,但在秘鲁却十分普遍。就其建筑风格而言,它根本不属于波利尼西亚型,而同古代秘鲁的建筑艺术十分相似。波利尼西亚根本没有把几间房屋连接起来的建筑风格,也看不到假拱门、砌成的尖角形的墙,而这样的建筑艺术在秘鲁却是十分典型的。

  不仅如此,当第一批欧洲人来到太平洋诸岛时,他们发现复活节岛、夏威夷和新西兰等地都大量种植着甘薯,别的岛屿虽然也有甘薯,但仅限于波利尼西亚诸岛。甘薯是波利尼西亚重要的农作物,当地居民没有甘薯吃就得吃鱼,它在波利尼西亚人的生活中占有十分重要的位置,许多神话都谈到了甘薯。神话中说:甘薯是由提吉本人和他的妻子班妮从他们祖先的故乡带来的,新西兰的传说也讲道,甘薯是由“用绳子捆在一起的木头”即木筏运来的。而在哥伦布发现新大陆之前,世界上只有美洲才有甘薯。它不可能是自己漂流到太平洋诸岛上去的,因为它经受不住长达几千公里的咸水冲刷,而且也不会自己生长在波利尼西亚的土地上,必须有人种植。所以,它只能是由人从南美大陆带来的。甘薯在波利尼西亚语中叫“库玛拉”,而秘鲁的古代印第安人也把甘薯叫“库玛拉”。它是波利尼西亚航海者和古代秘鲁人最重要的旅途食品。看来,复活节岛最早的居民是来自南美大陆的秘鲁这一说法,是确切无疑的了。

  但我们要指出,乘上古代的交通工具——木筏,即可以从东方的南美大陆也可以从西方的波利尼西亚来到复活节岛。海尔达尔是从秘鲁的卡亚俄港飘洋过海,来到土阿莫土群岛的,航程比到达复活节岛更远。而埃里克·毕晓普则乘着“塔希提—奴依Ⅰ”号和“塔希提—奴依Ⅱ”号,沿着 “康·提吉”探险队相反的方向,从波利尼西亚航行到了南美大陆。继海尔达尔之后,共有15艘船只和木筏沿着海尔达尔所走过的航路或与之相反的航路横越了太平洋。这说明,海尔达尔的成功探险并不能确凿证明复活节岛的最早居民是来自东方,因为它同样也可以证明他们是来自西方。从原则上讲,只要对风和海流了如指掌,就可以从各个方向,例如从新西兰、加拉帕戈斯、斐济、甚至是阿拉斯加、堪察加、日本等地到达复活节岛。所以,复活节岛居民是来自东方南美大陆这一学说,也还仅仅是个假设而已。况且,复活节岛早在公元四世纪就已有人居住了,到公元九世纪,岛上的人开始建造巨大的雕像。而南美大陆上的古代艺术遗迹是公元六—十世纪的产物,两者之间存在着明显的时间差。

  如果复活节岛以及波利尼西亚人是来自南美,那么他们的语言一定有联系。但多达数千种的印第安人语言,却没有一种出现在波利尼西亚。不仅如此,南美古代的金属制品、纺织品和陶器、瓷器等,不仅在复活节岛,而且在整个波利尼西亚都从未发现过。

  现在,就连这一学说最坚决的拥护者海尔达尔本人也承认,在波利尼西亚人及其文化形成的过程中,亚洲东部的成分也起到了相当大的作用。不过,他认为这种作用不是直接从亚洲东方渗入到波利尼西亚的,而是经过美洲的西北海岸,从夏威夷进入到波利尼西亚的。但遗憾的是,他没有在这方面找到充足的证据,夏威夷有人居住的历史要晚于波利尼西亚。黑色外来者现在无人否认,现代复活节岛人是波利尼西亚人,他们是从波利尼西亚的某个岛屿上迁居而来的。传说中的领袖霍多—玛多阿就是波利尼西亚人。可是,最早的波利尼西亚人又是来自何方呢?

  专家们一致认为,在向太平洋诸岛的迁居过程中,曾有过几次高潮,最近的一次,是波利尼西亚人向广阔的太平洋上开拓。大多数研究者认为,波利尼西亚人的祖先是来自亚洲的东南部。放射性碳14测定年代的新技术还为这种东迁确定了一个大致的时间表:古代的亚洲人从东南亚出发,于两万六千年前到达了伊里安岛,五千年前到达所罗门群岛,三千年前到达新喀里多尼亚岛和斐济群岛,再以后就是汤加、萨摩亚、马克萨斯群诸岛。在纪元开始以后,则从这些地方分别向北、向南、向东扩散到波利尼西亚呈三角形排列的三个顶点:夏威夷、新西兰和复活节岛。到达复活节岛的时间,是公元四世纪末,即公元398年。

  使复活节岛的研究者感到意外的是,复活节岛居民所崇拜的偶像竟完全不同于波利尼西亚诸岛,却相似于美拉尼西亚群岛。其中最为突出的就是对“人鸟”的崇拜。

  复活节岛的圣城奥朗戈,位于岛西南端的拉诺—卡奥火山口胖,它是复活节岛的祭祀中心。离她不远的海面上有三座小岛:莫多—依基岛、莫多—努依岛和莫多—卡奥卡奥岛。岛上山石耸立,危岩叠嶂。这里从来就没有人居住过,但却是候鸟,主要是玛努—塔拉(即黑色的海燕)的天堂。复活节岛人就在奥朗戈和这些小岛上举行挑选“人鸟”的仪式。

  “人鸟”仪式,是由岛上各部族各自选派一名英武的勇士,渡海游到莫多—努依岛,端坐在岛上的洞穴中,恭候海燕的到来。复活节岛人虔诚地相信,海燕是伟大的神麦克麦克派来的使者。第一个得到海燕蛋的战士,飞步跑到屹立在海边的山岩上,对等候在海边的本部族代表高喊道:“快剃头!蛋是你的!”然后,他就跃身跳入波涛起伏的海中,洗净鸟蛋,再用带子把它系在头上,划动双臂,游回复活节岛。当他上岸后,他就拿着鸟蛋,飞快地跑到奥朗戈。按照岛上的传统,第一个把鸟蛋送到奥朗戈的人,不管他是那个部族的,他都是全岛的领袖,对全岛享有一年的统治权。他将被剃光头发和眉毛,被命名为坦加塔—玛努,即人鸟。而这一年就用他的名字来称呼,岛民们把他当作神的化身来尊敬。这种挑选人鸟的仪式,年复一年,代代相传,一直到1862年秘鲁海盗袭击复活节岛时,最后一个人鸟死去了。这种仪式才终止。

  在这种仪式的最初阶段,到小岛上取鸟蛋的勇士们是岛上各部族的首领,后来才改由各部族的战士去。在岛上记载的坦加塔—玛努的名册中,像编年史一样把这些取到鸟蛋的首领名字记下来。在人们发现的一本名册上,就记载着86位首领的名字,但它并不完整。

  1915年,人们在奥朗戈的山岩上发现了111幅手拿海燕蛋的“人鸟”画像,其中的五、六幅被运到圣地和其他城市的博物馆中展出。但岩画也不能代表挑选人鸟的总次数,因为这种仪式很早以前就有了,奥朗戈早在几百年前就有人居住了。这种仪式代表什么呢?岛上的各种传说以及到过复活节岛的航海家、学者和传教士都证明了,“人鸟”崇拜在复活节岛具有重要的意义,它不仅为岛民们挑选出领袖,而且也是为了纪念神祗。我们在这里顺便指出,当代幻想家、《众神之车》一书的作者厄里希·封·丹尼肯认为,复活节岛上的“人鸟”表现的不是地球人,而是外星人,是天外来客。他说:“复活节岛远离任何大地和文明,但岛上的居民却比任何别的国家都更熟悉月亮和行星。”“踏上这一小块土地的第一批欧洲传教士,使得人们对这个岛的神秘历史更加无法了解了。传教士烧毁了有象形文字的木板,禁止当地古老的祭祀仪式,废除种种世代相传的习俗。可是,尽管这些道貌岸然的绅士作的这样彻底,他们还是不能阻止当地居民称呼他们的岛为”鸟人之地“。直到今天,他们仍然这样称呼。

  一个口头的传说告诉我们,古代一些会飞的人曾在这里着陆,并点燃了火焰。大睁着双眼的飞行生物的岩画更加证实了这个传说。“

  弗朗西斯·玛泽尔也认为,“复活节岛确有某些我们无法说明或者我们暂时还无法解释的地质秘密。这促使人们十分严肃地对待外星来客的可能性。外星人可能拜访过复活节岛,所以复活节岛全岛都受到了某种光线的照射,这在复活节岛居民的心灵中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这印象一直保留至今。”

  这真是个大胆的设想,可惜没有科学根据,脱离了实际,成了纯幻想式的假设。

  复活节岛的宗教是比较独特的。复活节岛人虽是波利尼西亚人,但他们却不供奉波利尼西亚诸岛所敬重的神祗,波利尼西亚人心目中的诸多主神都没有在复活节岛上占有应有的位置,而被波利尼西亚诸岛所不了解的诸神却被复活节岛人虔诚地供奉。在复活节岛上,麦克麦克神居于诸神之首,“人鸟”仪式就是为了纪念他而举行的。一些科学家认为,奥朗戈山岩上的麦克麦克神画像,是第一个来到波利尼西亚的伟人齐基的容貌,他有着一对大眼睛,海豹式的身躯上都有一张人脸。坦加塔— 玛努也被岛民们敬为伟大的神,人们把它看作为“鸟主 ”和“鸟的统治者”的化身,它主宰着大地和海洋,是太阳和月亮、生命和人的创造者,而波利尼西亚诸岛却从未有过“人鸟”崇拜。

  在奥朗戈的山岩上,还有许多图画,例如欧洲船只、巨大的芦苇船、船上的双叶桨和阿奥(复活节岛人举行宗教仪式用的木桨,岛上最高权力的象征)、张着正方形船帆的传统的波利尼西亚船只、黑色的海燕等,还有波利尼西亚诸岛所没有的、以“正在哭泣的眼睛”为主题的画,画上的人有一对长耳朵,头上射出万道灵光,眼泪正夺眶而出。这是复活节岛咒语中所说的雨神希洛的画像:啊!雨水,希洛成串的泪珠儿,你降落到地面上时,正搏击不息。啊,雨水,希洛成串的泪珠儿。复活节岛古代居民的主要水源是雨水,他们认为从天空落下的雨就是雨神希洛那成串的眼泪。但在波利尼西亚,希洛却不是神,而是一位英雄,一为伟大的航海家,他的足迹几乎踏遍了整个波利尼西亚。岩画上的黑海燕画的十分夸张,它正大张着嘴,声波从嘴中成扇形地散开,表明海燕正在发出尖利刺耳的叫声。还有一幅画上画着一种半人半兽的怪物,它有弯曲的背,长长的手和脚。实际上,复活节岛到处都可以看到用黑色、白色和红色颜料画着海豹、海龟和海鸟、鱼类的岩画,有一对大眼睛的麦克麦克神画像以及只有幻想中才存在的奇特生物。

  在拉诺—卡奥火山口的边缘和面对大海的悬崖之间,还有许多人工挖成的洞穴,那就是洞穴城奥朗戈。洞穴一般不到1.5米高,正好同坚硬的凝灰岩的厚度相同。洞穴共分上下两层,上层有21个,下层有5个。下层洞穴分别以12间、4间、2间和1间位1个单元,洞中设有隔墙,因为这里的岩层厚达3米,洞穴比上层高,所以得用横向间壁来防止顶部塌陷。这些洞穴小屋建筑的很舒适,即能遮风避雨,又能看到鸟儿飞临岛上。

  神话中讲道,霍多—玛多阿的第一个儿子就是在这里诞生的,领袖的世系也是从这儿开始的。离这里900米处,就是十分松散的凝灰岩层,用木棍就能在上面留下条条刻痕,岩画就刻在上面。

  应当指出,复活节岛人所崇拜的“人鸟”是海燕,但从“人鸟”雕刻乌和奥朗戈的岩画来看,“人鸟”却又同海燕毫无相似之处:海燕的喙窄而直,而“人鸟”的喙却又长又宽,向下弯曲。从外形来看,“人鸟”不是海燕,而是军舰鸟。有意思的是,复活节岛岩画和雕刻的“人鸟”,同美拉尼西亚所罗门群岛上的绘画和木雕十分相似,那里的木雕和绘画所表现的“人鸟”,也是鸟头人身,大而圆的眼睛,高高举起的双手,脖子上有一个大嗉子,还有一个弯弯的强健而有力的喙。这是人和军舰鸟的混合体。而复活节岛的“人鸟”实际上也是人和军舰鸟的结合体。须知,军舰鸟是复活节岛的稀客,它习惯在树上作巢栖息,而复活节岛却是光秃秃的,几乎没有任何树木,因而军舰鸟很少登临复活节岛的土地。在复活节岛栖息的,只有黑色的海燕。显然,这里对鸟的崇拜是后来从别的地方传来的,即从所罗门群岛传来的。

  此外,复活节岛和所罗门群岛的艺术也有许多共同之处。例如,所罗门群岛上雕有一种坐着的人像,而且耳朵拉的很大,耳垂也很低,复活节岛的石像也有长长的大耳朵。还有,复活节岛石像头上的帽子为什么不同整个雕像一起,用一整块石头来雕刻呢?雕刻家们为什么要放弃这种最简便的雕刻方法,却要花费许多精力到岛西部的普那—帕奥火山的采石场里选取浮石来雕刻呢?有些科学家认为,这些红色的圆柱体根本就不是帽子,而是石像的头发或发式。波利尼西亚人的头发是黑色的,平滑而呈波浪形,而美拉尼西亚人的头发则是卷曲的,染成红色,所罗门群岛到处都有红头发的画像。复活节岛的石像正好同美拉尼西亚典型的染发习俗相同。所以,复活节岛的雕刻家不是到别的地方,而是到普那—帕奥那里采取覆盖着一层气泡的凝灰岩来代表头发。

  当欧洲人最初来到波利尼西亚时,他们发现岛上一些人是白皮肤、红头发,有的全家都是如此。他们还看到,当岛上过宗教节日时,人们便把皮肤涂白,头发染红。复活节岛举行一年一度的宗教大典时,主持典礼的人的把头发剃掉,再把头抹成红色。至今,这种染发习惯在所罗门群岛上还保存着。在巴布亚新几内亚,人们也发现了原始土著居民用黑曜石雕成的石帽,它同复活节岛人戴的帽子几乎是一样的。

  从人类学的角度来看,复活节岛人的头盖骨比太平洋诸岛居民的头盖骨都要长,它最接近于新喀里多尼亚岛附近的洛亚尔提群岛人的头盖骨。而从语言学的角度来看,波利尼西亚语同新几内亚的一些语言有着某种亲缘关系。对人种学家和语言学家来说,新几内亚是一个真正的保护区。那里还保存着石器时代的习俗、信仰和物质文明,土著居民使用的是上千种相互之间没有亲缘关系的语言,但其中的一些语言却同波利尼西亚语有某种亲缘关系。这说明,那里的土著曾和波利尼西亚人有着某种关系。所罗门群岛和新赫布里底群岛至今还生活着一些尚未掌握外来人语言的不足。地处美拉尼西亚、密克罗尼西亚和波利尼西亚三大岛群交汇处的斐济群岛,是美拉尼西亚的最前哨,岛民的语言也同波利尼西亚有着亲缘关系。

  现代复活节岛人的语言是波利尼西亚语。使用波利尼西亚语的还有新西兰、夏威夷、塔希提、萨摩亚、土阿莫土群岛等波利尼西亚诸岛上的居民,还有美拉尼西亚、印度尼西亚、菲律宾、东南亚、马达加斯加等地的居民。我国海南岛和台湾岛的一些少数民族,也使用这种语言。尽管这些岛屿相距很远,有数百、数千乃至一万多公里,但岛上的居民所使用的语言却惊人的相似。

  例如复活节岛语同马达加斯加语中的名词“手”和数词“5”的发音,复活节岛人读作“里马”,而地球另一端的马达加斯加人却读作“利马”,新西兰土著毛利人和塔希提人读作“里马”,萨摩亚人、夏威夷人和印度尼西亚人读作“利马”。两者是多么相似啊!现代复活节岛语中,数词1—9分别读作:塔希、罗阿、托罗、哈、里马、奥诺、希杜、瓦罗和依瓦。而在1770年,当冈沙列斯船长登上复活节岛时,冈沙列斯考察队的一个成员阿古埃尔所纪录到的数词却与此完全不同:科 —依阿那、科—列纳、科—格库依、基—洛基、姆阿、哈纳、菲—乌托、菲—恩格埃和莫—洛基。两者之间连一个共同的词根都没有,似乎这是两种完全不同的语言、两种截然不同的计数系统。

  专家们认为,以往在复活节岛上所使用的语言不仅仅是波利尼西亚语,可能还有别的语言,只是后来它们被波利尼西亚语取代了。于是,古代祖先的语言只有一些地理名称和阿古埃尔所纪录到的那些数词还保存着。这种被废弃了的语言,现代复活节岛人并不懂得其含义,正如他们丝毫不懂得科哈乌·朗戈—朗戈文字一样。例如,流传在复活节岛的一些神话和传说中,往往有一些谁都无法了解的词语出现,岛民们并不了解其含义,只是按照从长辈口中流传下来的故事讲述而已。复活节岛的一些地名,也无法用现代复活节岛语来翻译,因为现代复活节岛人并不知道为什么这么称呼,例如“沃沃”一词就是如此。而在马克萨斯群岛上,“沃沃”一词是表示“缝隙、颤抖、振动”的意思。

  顺便说说,马克萨斯群岛比复活节岛语更多地保留了古代的词汇,它的同源语也比较完备,所以,相当一部分研究者认为,复活节岛的最早居民是从马克萨斯群岛迁居过来的。许多研究者认为,有一种具有自己的语言和文化的黑皮肤的居民同波利尼西亚人迥然不同,他们是波利尼西亚最早的祖先。萨摩亚群岛是波利尼西亚最西边的岛屿,被人称作“波利尼西亚的摇篮”。这是为什么呢?研究波利尼西亚的权威吉·拉恩吉·希洛阿认为,复活节岛的文化起源于波利尼西亚。中波利尼西亚是波利尼西亚的核心,波利尼西亚传说中的夏威基国就是社会群岛的腊亚特阿岛。那些勇敢的航海家正是从这里出发,在星辰的指引下,把古代文化传到了波利尼西亚诸岛。

  波利尼西亚人的分布图如同一条大章鱼,起头不是社会群岛,触手就是把中波利尼西亚同马克萨斯群岛、夏威夷群岛、土阿莫土群岛、复活节岛、新西兰、萨摩亚群岛、汤加群岛、库克群岛和菲尼克斯群岛等连接起来的各条航路,其中最北方的一只触手伸到了夏威夷,最东方的触手一直伸到了复活节岛。希洛阿认为,波利尼西亚人当时是最伟大的航海家,他们劈波斩浪,勇敢地航行在波涛万里的太平洋上。而那时的腓尼基人、古希腊人和罗马人还只局限在地中海的航路,即使偶尔驶出直布罗陀海峡,也只是在离岸不远的地方徘徊而已。波利尼西亚人当时还根本不止铁和金属为何物,仅仅用石锛和石刀制造那些木筏和独木舟。木筏是他们最主要的交通工具,长达数十米,能载上百人,一天能驶200公里,远远超过了古埃及人、菲尼基人和古希腊人的船。

  长期以来,吉·拉恩吉·希洛阿的观点一直是研究波利尼西亚人起源的权威观点。希洛阿从未到过复活节岛,他只是根据复活节岛和波利尼西亚的神话和传说,以及法国学者阿·曼特勒的材料。阿·曼特勒也认为复活节岛的文化起源于波利尼西亚。但新近考古学、语言学等进行的科学考察,却不得不推翻他的学说。用放射性碳 14测定年代的解雇,人们在西波里尼西亚群岛上发现了四千年前人类在太平洋活动的最古老的遗迹。用“语言学时钟”方法测定的年代也表明,形成波利尼西亚语的中心也是在西波利尼西亚。母语中心形成于公元前二千年末到公元前一千年,而那时的中波利尼西亚还没有人居住。波利尼西亚的传说都讲道,波利尼西亚人祖先的故国是在西方,叫夏威基。

  人们认为,夏威基就是萨摩亚群岛的萨瓦伊岛,而不是夏威夷群岛,因为夏威夷群岛有人居住的时间比波利尼西亚许多岛屿都要晚。在波利尼西亚的土语中,有许多岛屿都叫“夏威基”。他们这样叫的目的仅仅是为了纪念传说中祖先的祖国。萨摩亚群岛和夏威夷群岛最大岛屿的名称,即萨瓦伊岛和夏威夷岛,就是夏威基一词的萨摩亚形式。萨摩亚岛是波利尼西亚人最早到达的岛屿,萨摩亚语也比其他波利尼西亚语的方言更多地保存了母语中的土语和特点。萨摩亚的神话也一再讲道,萨摩亚人几乎是在世界刚一开始创造时就在那里定居了。波利尼西亚人相信,人死后的灵魂都会回到他们祖先居住过的遥远的夏威基国,它在太阳隐没的地方。波利尼西亚的另一个神话里还讲道,他们的祖先还有另一块土地,叫乌波卢,而它正是萨摩亚群岛的第二大岛。

  同时,在所有的太平洋诸岛中,只有萨摩亚人的航海技术最高,所以萨摩亚群岛又叫做“航海者群岛”。在萨摩亚群岛进行的考古挖掘表明,早在公元前一千年时,那里就有人居住了,那里是波利尼西亚最早有人居住的地方。

  随后,萨摩亚人就开始向东移民,大约在公元前二世纪时到达了马克萨斯群岛。后来,马克萨斯群岛就成了东波利尼西亚文化向外扩张的中心。

  大多数研究者认为,现今广泛分布在太平洋诸岛上的波利尼西亚人,首先是从亚洲东南部移居到萨摩亚群岛的,然后才从这里陆续迁移到其他各岛上去。所以,萨摩亚语就成了波利尼西亚各岛居民的通用语言。新西兰的神话也提到了黑皮肤,扁平鼻子的人。詹姆斯·库克首次到达新西兰时,看到的也是这种人,即“黑色毛利人”。

  相传,公元十世纪时,毛利青年库仆从萨摩亚的一个小岛上出发,驾着独木舟到西南方去寻找新的土地,当他接近这个海岛时,他首先看到的是一块高挂在蓝天上的白云,岛上也没有人烟。于是,他就把这个海岛称作“遥远的白云之乡”。

  到了十四世纪中叶,更多的毛利人分乘七只独木舟,远涉重洋来到了这里,分别从七个不同地点登陆,这才形成了新西兰毛利人现今七个不同的部落。登上新西兰的毛利人,是以恐鸟、鱼类和海兽为食的,所以人们叫他们是“猎取恐鸟者”。

  一些科学家认为,这些黑皮肤的人可能在哥伦布之前发现了美洲大陆,因为澳大利亚土著的语言和南美印第安人的语言很相似,美拉尼西亚人和美洲大陆的居民在人种学方面亚有许多共同点,两者的头盖骨十分相似。同时,在红皮肤的加利福尼亚印第安人中有黑皮肤的雅基人,南美印第安人也有黑皮肤和卷曲的头发。还有一些人认为,这些黑皮肤的民族是从澳大利亚经南极洲到达美洲大陆,又从美洲大陆来到复活节岛的。

  不久前,报刊上曾出现了惊人的报道,说在南极洲厚厚的冰层下面,隐藏着伟大的古代文明,它同复活节岛的古代文化有着相似之处。消息如此重大,一下子震惊了世界。但事后一查,这报道却没有任何科学根据,只不过是个骗人的“西方新闻”。不少研究者认为,复活节岛最早的居民是黑皮肤的美拉尼西亚人,十一至十二世纪以后,岛上又来了白皮肤(实际上是肤色较浅)的波利尼西亚人,那正是霍多—玛多阿到来的时代。于是,两个部族、两种人种、两种文化之间展开了长期不断的斗争。

  直到二、三百年前,最后一批统治者“长耳人”被消灭了,这种斗争才止息。因此,岛民们至今还清楚地记得,谁的祖先是“白人”,谁的祖先是“黑人”。胜利者不会雕刻石像,也不懂得文字,所以雕像与文字之谜至今没人知晓。

  海尔达尔把复活节岛的文化分为三个时期。第一时期是从公元四世纪到公元1100年,那时岛上树立起了较小的雕像,建造起了祭台式的阿胡,奥朗戈圣城里举行崇拜“人鸟”的仪式。第二个时期是从公元1100年到1680年,岛民们开始雕刻巨大的雕像,并把他们放在阿胡上。到这一时期末,岛屿四周都环绕着放在阿胡上的石头巨人,石像面朝圣所,背向大海。第三个时期是从1680年到雅·罗格文海军上将发现复活节岛时止。

  1680年岛上发生内战,“长耳人”被消灭了,胜利了的“短耳人”把雕像推倒在地,进行肆意凌辱。据最新的消息,科学家对复活节岛的考古发掘取得了振奋人心的进展。1981年,两位美国考古学家在复活节岛上的洞穴里和石像底下的阿胡中,发掘出了308具人的骨骼。目前,这些骨骼正在用计算机进行遗传学和考古学的分析,预计不久就会取得成果。届时,人们或许能知道复活节岛的最早居民是谁。

相关热词:复活节 文化 传统 节日
栏目相关课程表
科目名称 主讲老师 课时 免费试听 优惠价 购买课程
英语零起点 郭俊霞 30课时 试听 150元/门 购买
综艺乐园 ------ 13课时 试听 100元/门 购买
边玩边学 ------ 10课时 试听 60元/门 购买
情景喜剧 ------ 15课时 试听 100元/门 购买
欢乐课堂 ------ 35课时 试听 150元/门 购买
基础英语辅导课程
郭俊霞 北京语言大学毕业,专业英语八级,国内某知名中学英语教研组组长,教学标兵……详情>>
郭俊霞:零基础英语网上辅导名师

  1、凡本网注明 “来源:外语教育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外语教育网所有,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已经本网授权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且必须注明“来源:外语教育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法律责任。
  2、本网部分资料为网上搜集转载,均尽力标明作者和出处。对于本网刊载作品涉及版权等问题的,请作者与本网站联系,本网站核实确认后会尽快予以处理。本网转载之作品,并不意味着认同该作品的观点或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与著作权人联系,并自负法律责任。
  3、联系方式
  编辑信箱:for68@chinaacc.com
  电话:010-82319999-23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