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语教育网
您的位置:外语教育网 > 英语文化视窗 > 风俗与传统 正文
  • 站内搜索:

[复活节]复活岛探迷5

2006-02-24 00:00

  神奇的天书

  出现在我们面前的复活节岛,的确是一个充满着许多迷的神奇之岛。那巨大的石像,那从海中升起(又部分沉下)的小岛,那岛上来历不明的居民,等等,已经解开的谜和还无法解开的谜吸引着无数的人们,许多的科学家辛勤地研究着,提出了许多很有见解却又相互矛盾的解释。科学研究越是深入,新问题越是层出不穷。有没有一把万能的钥匙能打开复活节岛的秘密呢?或许有!这把钥匙就是复活节岛的独特文字,科哈乌·朗戈-朗戈。

  自从欧洲人发现了复活节岛起,人们陆续找到了26块刻有象形文字的科哈乌·朗戈-朗戈条板。这些条板现在还保存在世界各国的博物馆里,上面记载着复活节岛过去发生的往事。如果把这种文字解读出来,神秘的复活节岛真相就会大白于天下。可是,尽管科学家们费尽了心思,人们还是无法解读这种文字。就连通晓古文字的语言学家,面对着这无人知晓的神奇天书也束手无策。于是,谜上加谜,科哈乌·朗戈-朗戈条板又给人们提出了一道难题。

  发现文字1722年,荷兰海军上将罗格文发现了复活节岛,向世人揭开了笼罩着它的神秘帷幕。48年后,即1770年12月15日,西班牙船长唐·菲力浦· 冈沙列斯也来到了复活节岛。他绘制了复活节岛地图,在岛上竖起了三个十字架,宣布该岛归西班牙所有。当他让岛民领袖在归属文件上签字时,他大吃一惊,原来岛上竟有自己的文字,首领们在文件上画了一些有象征意义的古怪符号。

  1864年,踏上复活节岛的西方传教士埃仁·埃依洛第一个看到了上面刻有这种古怪符号的木板,岛民们管它叫"科哈乌·朗戈-朗戈",意为"会说话的木头"。这一发现,顿时大大抬高了复活节岛的身价。科学家、航海家、旅行者和探险家们纷纷涌上了这个不大的孤岛,寻找该岛的古代文化遗迹,想要揭开这些谜。

  1870年,俄国科学家米克罗霍·麦克拉依乘"勇士"号考察船前往复活节岛,但他并没有登上复活节岛,因为他当时身患重病,只能躺在船中。他在日记中写道:"我感到深深的遗憾和无限的惋惜,因为复活节岛就展现在我的眼前,但我却没能登上这个小岛,去寻找岛上的各种奇迹。正是这些奇迹才使得复活节岛成了所有太平洋岛屿中独一无二的'圣岛'。我更为遗憾的是,那些旅游者仅仅用惊奇或冷漠的眼光来看待这些奇迹,其中任何人都不想详尽而认真地研究波利尼西亚这些艺术珍品的典型。大概岛上除了巨大的石像以外,还可以找到虽没有如此巨大,但却更能引人注目的估计。"

  他说对了。人们不仅看到了石像,还看到了圣城奥朗戈山岩上的话,奇特的小木雕,还有刻写在木板上的象形文字——科哈乌·朗戈-朗戈。这是些什么样的文字啊!木板上面满是各种各样奇怪的图画符号,有的是大眼镜的奇特生物的头,有的是人鸟,有的是人形蜥蜴以及诸如海豹、螯虾和各种昆虫,还有形似月亮、行星和山脉的符号。当然,更多的符号谁都不知道画的是什么东西。这些文字的书写方法也很特别,是所谓的颠倒回转书写法,即一行从左到右,下一行则从右到左,接下来的一行又从左到右,每一行对前一行来说都是颠倒的写法。这种书写方法,同南美印加帝国之前的书写法一样,又叫颠倒耕田式书写法。这个发现太重要了,因为,一般人只看到了复活节岛上的雕像,却不了解那里还有文字——谁也不认识的天书。可是,这些古怪的符号是文字吗?它是怎样产生的?又是谁刻画在条板上的?而最重要的是,这种文字的意思是什么?于是,寻找条板,解读古文字的热潮就开始了。

  寻找科哈乌·朗戈-朗戈条板1864年来到复活节岛的第一个西方传教士埃仁·埃依洛说:"在复活节岛每个居民的加重,几乎都有木头条板或棍子,上面布满了用黑曜石刻写的象形符号。"

  的确如此,复活节岛以前的木板多达数百块,但现在遗留下来的却很少,人们费尽了千辛万苦,才由于一种十分值得庆幸的偶然原因得到了26块条板。而且,这些条板在风格上还有着明显的模拟痕迹,上面还有鲨鱼的齿痕。看来,他们一定是经历了种种奇遇才落到了科学家手里。最令人痛心的是这些条板的最后归宿。当欧洲人发现了复活节岛以后,复活节岛居民多次受到了外来人的袭击,人口锐减,这些条板也下落不明了。

  1805年,美国捕鲸船"奈恩西"号来到复活节岛,这些海盗式的船员为了补充捕捉海豹的劳动力,便抓走了12名男子和10名妇女。这是在复活节岛上人为造成的灾难的开始。从此,岛民们就用咒骂和石块来迎接这群不速之客了。

  第二年,另一艘美国船"卡科乌·马诺乌"号也来到了复活节岛,岛上的居民群起反抗,没有允许船员们登陆。

  1811年,美国船只"潘多斯"号来到复活节岛进行补给,船员们把一些妇女抢到船上。后来,他们又把这些妇女撵下船去,抛到海里,并向她们开枪射击,致使许多妇女中弹身亡。

  1825年,英国船"勃洛索姆 "号在岛上停留期间,也同岛民们发生了流血冲突。

  这些不幸事件,虽给复活节岛带来了一定的灾难,但比起后来发生的事情,都是小巫见大巫了。

  1862年,复活节岛遭到了秘鲁海盗的野蛮袭击。这些海盗全副武装,分乘六艘船只,在复活节岛登陆,抓走了岛上几乎所有的男性居民,共达1000多人。这些被俘的奴隶像牲口一样被装上了船,运到了南美沿岸的钦查群岛,卖给了当地奴隶主,在那里开采鸟粪。至今,复活节岛民对他们的憎恨之情还没有消除。秘鲁海盗的行径激起了世界各国的愤怒,遭到了世界舆论的强烈谴责。

  塔希提岛主教吉帕诺·若沙恩通过法国驻秘鲁首都的领事就这一野蛮袭击事件向秘鲁政府提出了强烈抗议,英国政府也提出了抗议。面对英、法政府的强大压力和舆论的强烈谴责,秘鲁政府不得不采取措施,强迫奴隶贩子放回抓走的复活节岛人。但此时,只剩下100人左右了,其余的都不幸遇害。100人在返回复活节岛的途中,又染上了天花,大部分人都病死在途中,只有15人受尽了折磨,身患重病,回到了自己的家乡。当然,瘟疫也同这15人一起来到了复活节岛。可怕的传染病——天花在岛上逞凶肆虐,使当时躲避在岛上洞穴中而逃脱了秘鲁海盗搜捕的幸运者,纷纷染病身亡。大批的妇女和孩子、老人和青壮年一个接一个地死去了,传说中的领袖霍多-玛多阿的最后一批后裔死去了,通晓古代传说和象形文字及往昔传说的老人也死去了。岛上居民锐减,只剩下了数百人,到处都是死尸,整个复活节岛变成了一座死亡的坟墓岛。

  第二年,法国传教士埃仁·埃依洛来到了复活节岛。陪同他的,还有依波利特·罗歇尔神甫。他们在岛上定居下来,发誓要把这个小岛送给上帝,并在岛上传教。他们死后,就葬在那里,埃仁·埃依洛的墓志铭上写着:"埃仁·埃依洛原先是一个普通的机械师,后来成为上帝的奴仆,他为基督在岛上做出了显著的成绩。"传教士们没有花费太大的精力,就使那些贫困交加、精神沮丧、同往昔失去了联系的"多神教教徒"——复活节岛幸免遇难的居民归顺了上帝。他们彬彬有礼的谈吐,落落大方的举止,再加上有声有色的布道宣讲,使那些劫后余生的岛民虔诚地皈依了上帝。在他们隆重地接受了宗教洗礼后,埃仁·埃依洛神甫下令彻底铲除多神教,烧掉那些有象形文字的科哈乌· 朗戈-朗戈条板,摒除岛民过去的传统。于是,那些珍贵的象形文字便被付之一炬,统统烧掉了。有些岛民于心不忍,便偷偷地把一些条板藏到只有他自己才知道的洞穴中。

  至此,岛民们同以往的传说,岛上存在了许多世纪的古老文化,就这样人为地割断了联系。有一位岛民舍不得烧掉岛上视为珍贵的木材,就用条板造了一条小船。许多年后,小船破裂了,当人们把船拆毁时,才发现船木全是科哈乌·朗戈-朗戈条板。其中有一块条板几经辗转,落到了一位欧洲人手里。至今它还被保存在博物馆里。

  六年后,灾难又一次降临到这些刚刚摆脱奴隶贩子和传染病侵袭的新教徒头上。法国冒险家杜特罗阿·鲍尔尼船长蛮横地霸占了复活节岛,宣布他是复活节岛的主人。他同复活节岛的女王卡莱托结了婚,小岛变成了他的私人牧场,从此以后,复活节岛不时响起杀人的枪声,专横跋扈的气氛笼罩了全岛。埃仁·埃依洛神甫不得不向外界求救。他的呼吁受到了重视,来了几条船,准备把岛上的新教徒转迁到曼加雷瓦岛上和其他岛上去。全体复活节岛居民都不堪忍受鲍尔尼的残酷剥削和压迫,都希望能立即离开自己世世代代居住的故土,逃脱鲍尔尼的魔爪。鲍尔尼采用暴力手段,强行把117名岛民扣押下来。

  当欧洲人发现复活节岛时,岛上共有居民六千人,最多的时候,岛上曾多达二、三万人。而经过多次奇灾大难后,那里只剩下了区区几百人了。

  直到1888年,智利少校波利卡尔彼·托洛乘"安达尼亚"号船踏上复活节岛,把复活节岛正式归入了智利的版图。托洛少校把复活节岛租给了工业家曼尔列特,全岛变成了饲养绵羊的牧场,除汉加洛阿特居住地外,其余的村舍一律烧毁。三年后,波·托洛也得到了应有的报应;他的船在复活节岛外遇难,他本人则葬身在大海的波涛中了。

  提·拉·希洛阿正确地评论到:"波利尼西亚群岛任何地方的土著居民都没有受到象复活节岛居民那样残酷的掠夺和恶劣地遭遇,所以岛上的文化遭到如此严重的破坏是毫不奇怪的。"

  埃仁·埃依洛当年看到的那些条板,除被烧掉的以外,还有相当一部分被岛民们藏了起来。于是,人们就开始寻找这些条板了。可是,这谈何容易!复活节岛居民认为,把对外来者说是禁忌的条板交出来,是一种"亵渎 "行为,那将遭到神的报复。所以,当埃仁·埃依洛神甫奉塔希提岛的主教耶彼斯科普·若沙恩的命令去收集条板时,他只得到了很少的几块。他把其中的两块送给了俄国"勇士"号考察船的船长米克罗霍·麦克拉依。现在,这两块珍贵的条板被珍藏在列宁格勒的人类博物馆里。

  1870年,智利考察队乘三桅战舰"奥特恩金斯"号登上了复活节岛,船长霍塞·阿纳克托从岛民那里得到了三块条板。后来,他把这三块条板交给了圣地亚哥博物馆。当岛上暴君杜特罗阿·鲍尔尼死后,阿历克塞·沙尔蒙来到了复活节岛,他继承了鲍尔尼的权利和遗产。沙尔蒙是个混血儿,他的母亲是塔希提人。他在复活节岛居住了二十年,是旅游者的导游和翻译,岛民们对他很信任。他对复活节岛十分感兴趣,一方面,他广泛地研究着岛上的各种秘密;另一方面,他同岛上还记得往事的老人们交上了朋友,从中探听到不少过去的往事。他记下了岛上的许多神话和传说,上个世纪末拜访复活节岛的好几位学者,都是在他的帮助下,收集了一些岛上的传说和神话故事,并得到条板的。

  华盛顿博物馆的研究人员汤姆逊于1886年乘坐"莫希肯"号传来岛复活节岛。他取得了沙尔蒙的信任,并在他的帮助下,编写了一部当地居民的语言词典,记录了自霍多-玛多阿以来的领袖家谱,收集并翻译了岛上的神话和传说,描绘了岛民的习俗和礼仪,还编写了一本日历。在沙尔蒙的引荐下,汤姆逊结识了一位名叫乌蒙·瓦耶·依柯的老人,老人凭着自己的记忆,给他讲述了刻写在条板上的经文。

  1911年,由瓦列捷尔·克赫诺博士率领的科学考察队登上了复活节岛,他们考察的目的是收集岛上的神话和传说,寻找新的科哈乌·朗戈-朗戈条板,并找到能判读这些象形文字的老人。当时,世界各地的博物馆中已收集到了20块来自复活节岛的条板,瓦·克赫诺还带来了保存在圣地亚哥博物馆中的三块条板照片。但最后,他仍一无所获,克赫诺据此得出结论,认为现在的复活节岛居民并不懂得这些象形文字,现代复活节岛人的语言也完全不同于条板上的语言。岛民们告诉他说,有文字的条板不是他们,而是由更古老的居民制作的。

  四年后,英国女学者凯特琳·劳特列吉乘着自备的海反船"玛那"号进行环球航行,来到了复活节岛,在那里进行了长达一年之久的科学研究。她特别重视寻找那些还记得古老文化的老人。当时,岛上还有一些六十开外的老人,他们还记得复活节岛往昔发生的某些事件,劳特列吉经常同他们中的12位老人见面。她说"那时,我们透过古代的迷雾刚刚觉察到人们对雕像的崇拜。科哈乌·朗戈-朗戈条板是岛民们生活中不可分割的一部分,中年以上的岛民都还记得这些生活的情景。"

  她了解到,有一名叫托曼尼卡的老人懂得这种古代文字,她是岛上的文字专家。于是她就前去拜访这位老人。可是,托曼尼卡当时正值重病缠身,整天躺在岛上的麻风病院里,度着自己的风烛残年。她的拜访没有任何结果,一谈到文字,老人就沉默不语了。很可能,那位老人不愿意把文字的秘密告诉外来人,或者他因病丧失了记忆力。劳特列吉遗憾地说:"我又尝试了一次,但仍旧是徒劳无益,只好同他告别了。平静异常的一天就这样过去了,在这与世隔绝的地方,一切都显得十分平静。我的面前是水平如镜的海洋,苍茫一片,伸向天际。太阳象一个大火球似的,在远处的海平线上落了下去,而我的身旁就躺着那位正在死去的老人。在他那衰老的头脑中,还保存着复活节岛某些珍贵知识的最后残迹。两个星期过后,这个老人就死去了。"

  "就在我们来到这里之后不久,一位闻名世界十分需要的老人不幸去世了。正是他把某些东西藏到了离居民点不远的海岸山崖的洞穴中。我们动员他的邻居前去寻找。不论他们找到什么东西,我们都会给他们很高的报酬;如果找到的东西还没有被人出动过,那我们就将加倍付钱。我们自己也没有闲着,整天去翻山越岭,爬岩钻山洞,为的是寻找那些条板。可最后我们还是两手空空,什么也没有发现。"

  凯·劳特列吉对复活节岛所进行的考察活动,是她以前的那些研究者所无法比拟的。那时候,她写了《复活节岛的秘密》一书,讲述了自己的考察活动,书中记载了不少引人入胜的奇事。后来,她不幸猝然去世,她所收集的大量考察资料也下落不明,人们至今也不知道这些资料的内容是什么。我们知道,这些珍贵的条板被岛民转藏到秘密洞穴中去了。可惜人们对复活节岛的洞穴才刚刚开始研究。这些洞穴在岛民们的生活中起着十分重要的作用,人们可以在那里躲风避雨,把死去的人暂葬于此,待以后再安葬在阿胡之中。

  波伊克半岛上有一个山洞,叫阿那-奥-克克,即"处女洞穴",阳光照射不到洞内。岛上用来祭神的少女就住在那里,为的是使她的皮肤变得更白些。还有一个山洞叫阿那-卡依-坦加塔,意为"吃人的山洞",里面放着人的牺牲和有身份的人的亲属,霍多-玛多阿的后代也安葬于此。

  在部落战争期间,洞穴是岛民们藏身的好地方,许多珍贵和神圣的物品,还有粮食和财产,也都藏在洞穴之中。那些看守山洞的人,都是一些德高望重的老人,他们宁肯把山洞的秘密带到坟墓中去,也不肯向外人泄露。一旦他们死去了,就谁也不知道这些秘密了。

  有一次,一位守卫秘密洞穴的老人突然失踪了。原来,他同欧洲人谈妥,把洞穴里的一些财宝卖给对方,但人们却从此之后再也没有见过他,他不是给岛民们活埋了,就是从山崖上掉下大海淹死了。有时,这些老人在临终前会告诉他的儿子说,哪儿埋藏着宝藏。可复活节岛的天然地标总是在不断地发生变化,他的子女们也无法找到藏匿财宝的地方。迄今为止,只有少数科学家取得了成功。索尔·海尔达尔曾在秘密洞穴内发现了神奇的石刻小雕像,法国研究人员弗朗西斯·玛泽尔也曾在山洞里找到一尊独一无二的玄武岩小雕像,雕的是一位妇女正在生孩子的情景,但她的头却没有了。在最近的一些年里,科学家们又收集到了一些新的资料,其中包括神话和传说的原文、用拉丁字母纪录的手稿抄本和科哈乌·朗戈-朗戈条板的副本。

  海尔达尔就曾经幸运地找到了这样的副本,里面既有科哈乌·朗戈-朗戈文字符号,也有用拉丁字母纪录的民间传说。这个本子十分珍贵,因为里面记载了一种人们现在还无法了解的变体字和现在还没有精确译文的一篇叫"赫·基莫·捷·阿科-阿科"的文章。专家们认为,通过这个副本可以解读开科哈乌·朗戈-朗戈文字。当海尔达尔的考察队在岛上进行考察时,智利科学家霍依赫·西列瓦·奥列瓦莱斯也拜访了复活节岛。

  继海尔达尔之后,从事科哈乌·朗戈-朗戈文字研究的德国科学家托马斯·巴尔特列也来到了复活节岛,他也找到了一个本子并拍了下来。

  1960年,居住在智利首都圣地亚哥的马克思 ·普埃列马·布恩斯尔收到了一本从复活节岛寄来的长达130页的古老手稿。海尔达尔证实:"当我们在岛上考察时还存放在密室中,我不知道这究竟是为什么。基莫尼奥老人虽然把有关芦苇船构造的珍贵知识和岛上的古老习俗一一告诉了我们,但对这份手稿他却只字未提。彼德洛·帕吉也没有发现过这份手稿。同复活节岛人有二十年交情的帕吉尔·恩特列尔特也不知道这一秘密。"

  1963年,弗·玛泽尔考察队对复活节岛进行考察时,一位岛民把"乡村船长"埃斯基瓦恩· 阿坦的著名手稿作为"友谊的最美好象征"赠送给他,上面有文字专家托尼曼卡的名字。后来,海尔达尔又把它还给了那位岛民。海尔达尔认为,"托曼尼卡在劳特列吉考察队上岛之前曾参加过编写这份写有科哈乌·朗戈 -朗戈文字的手稿工作。在劳特列吉第三次去麻风病院拜访过后的两个星期,他就去世了。

  在埃斯基瓦恩·阿坦手稿中,曾列举了1936年的太阴历中某月几个夜晚的名称。1955年加波利埃列·哈莱维里也曾在麻风病院里编定过科哈乌·朗戈-朗戈文字手稿。这表明,岛民们设法保存其父辈文化遗产的工作直到本世纪中期还没有停止,很可能这种努力一直延续到今天。

  1956年,医学会会员贝尔恩·埃克勃罗姆在汉加洛阿乡间曾看到过一张纸,那上面有几行科哈乌·朗戈-朗戈文字。由于时间太久,纸上的墨水已经退了色,但他没有得到这张纸。曾在复活节岛上呆过的传教士都留下了十分有趣的记录和观察材料。来自塔希提岛的主教吉帕诺·诺莎恩有幸在一位岛民朗读几块科哈乌·朗戈 -朗戈条板时作了纪录。这些材料和记录长期以来都存放在天主教教士团的档案馆中,直到一百年后才到了科学家手里。

  谢巴斯契扬·恩格列尔特神甫于三十年代中期居住在复活节岛上,他在那里整整度过了四十年,死后也葬在岛上。他收集到了许多珍贵的资料,包括岛民们所讲述的古代传说和神话、霍多-玛多阿后裔和其他居民、文字专家以及通晓古代传统的人的后代家谱,他不仅写出了复活节岛研究的专著《霍多-玛多阿的土地》,而且也编纂了一本大辞典和世界上第一部复活节岛语法书。

  谢·恩格列尔特指出:"在本世纪初,复活节岛还生活着许多老头。这些老人看到他们祖先的古老文化行将遭到毁灭,就想给青年一代留下珍贵而神秘的传说。据说,这些老人不知疲倦地讲述古代的事情,他们很想教会一些青年去判读科哈乌·朗戈-朗戈条板,但却找不到听众。"

  凯·劳特列吉曾十分惋惜托曼尼卡老人把珍贵的古代知识带到坟墓中去了,但谢·恩格列尔特却认为,情况并非如此。他认为老托曼尼卡有自己的学生,其中的一位就是劳特列吉的房东。但不论是托曼尼卡本人,还是托曼尼卡的学生,都不愿意把古老文字的秘密透露给一个外国女人,因为这秘密同科哈乌·朗戈-朗戈条板一样,都是严格的"禁忌"。谢·恩格列尔特指出,复活节岛人相信,他们以往遭受到的灾难,如海盗的袭击,疾病的威胁、各种贫困和不幸等,都是岛民们违反了这些"禁忌"而受到的惩罚。所以,他们都守口如瓶,不愿向外人透露自己的秘密,免得灾难降到自己或亲友的头上。

  谢·恩格列尔特有幸也找到了几块上面写满象形文字的条板,但书写方法却不是颠倒回转书写法,而是从左到右一行接一行的现代书写法。他曾在岛上长期担任神职工作,他知道岛民们有意向他隐瞒了许多秘密,不让他这位外国人和"上帝的仆从"了解内情,因为传教士们都把岛民们过去的传统当作"多神教"而加以蔑视。

  解读文字复活节岛的文字如此吸引了人们,语言学家、文学家、考古学家、侦探、新闻记者、氏族领袖,甚至连那些海盗,都纷纷加入到解读复活节岛文字的行列中。从字体上看,科哈乌·朗戈-朗戈文字最接近于古埃及的象形文字;但从书写文字的材料来看,它有更接近于古代小亚细亚的赫梯人;而从书写的方法来看,他却又同南美大陆印加帝国以前的古代印第安人的文字相似。在从文字符号的外形来看,复活节岛文字同古埃及的文字、中国的象形文字以及南美大陆的古文字、原始印度文字和克里特岛的文字都有相似之处。复活节岛文字符号里,模仿几何图形、月亮、星星、山脉等的符号,同上述那些古文字也都吻合。科哈乌·朗戈-朗戈文字有上千个符号。

  人们不时听到报道说,某某人解读开了复活节岛的文字。1892年,《波利尼西亚社会》杂志最早报道了这一消息,说澳大利亚科学家凯尔洛勒博士解读了科哈乌 ·朗戈-朗戈文字,并通过它了解到了南美大陆史前阶段所发生的事件。但事后一查,根本没有那么回事。自此以后,关于复活节岛文字最终被解读出来的惊人消息不时出现,但他们不是经不起科学的检验,就是骗人的把戏。

  不久前,巴西语言学家德·曼拉教授声称,他成功地判读出了复活节岛文字的一段碑文。这段碑文说:"若干年前,在太平洋的这一地区曾有一个巨大的列岛,后来这个列岛由于发生强烈的地震而沉入到海地。地震过后,幸存下来的只有复活节岛了。"但后来证实,他所谓的成功判读也是假的。实际上,人们至今还不知道如何去阅读复活节岛文字的一个单词或一个符号。我们也不知道,还处在石器时代的这个弹丸之地上的人们,为什么又是怎样创造这种文字的,它是复活节岛人独立创造的呢,还是从别的地方传来的。

  美国考古学家萨格斯认为,由于这种文字是复活节岛上那个不同外界接触的祭司阶级的财富,所以当祭司们消亡以后,这些文字也就随之消失了。海尔达尔则认为,复活节岛人来自南美大陆,它的文字也是从南美大陆传来的。他举出一则神话说,当霍多-玛多阿来到复活节岛时,他随身还带来了科哈乌·朗戈-朗戈条板。但在波利尼西亚的任何一座岛屿上,人们都没有发现有象形文字。有人根据复活节岛文字同古印度文字有相似之处,就说它起源于印度。但印度的文字早在三千五百年前就消失了,而复活节岛直到本世纪还有掌握文字秘密的老人。还有人认为,科哈乌·朗戈-朗戈文字是复活节岛岛民的独创,因为这种独特的文字符号,描述的都是复活节岛上的动植物群落、岛上独特的武器、权力象征、神话、传说和岛民的风俗习惯。但时至今日,人们还无法知道,是谁,什么时候,又为了什么创造了科哈乌 ·朗戈 -朗戈文字,它又是在何时以及怎么样灭亡的。这给解读文字带了直接的困难。

  最早看到科哈乌·朗戈-朗戈条板的埃仁·埃依洛神甫说:"看上去,这些文字画的都是岛上所没有的动物的形象,每一个图案都有自己的特殊含义。由于岛民是在特定的场合下才制作这种条板的,所以我认为,条板上的符号和古文字都是按照约定俗成的习惯保存下来的。看来,要想从中找到明确的含义是比较困难的。"

  塔希提岛主教耶比斯科普·若沙恩是复活节岛文字的最早研究者,他有幸得到了一些条板,但他对这种独特文字却一筹莫展,他无法辨认出任何一个可信的古代符号。主教的弟弟认为,这种文字肯定有着特殊的含义。他说:"很可能古代的条板没有一块流传下来,人们现在找到的都是较后时期制作出来的,即使说他们只不过是古代文字的遗迹而已。因为人们在条板上看到的仅仅是在这个小岛上所存在过的东西。"

  并非所有的研究者都同意这一看法。例如有一个符号,主教认为画的是一只大老鼠,而海尔达尔却认为它是一种猫科动物,很象美洲豹,因为他有圆圆的脑袋和细细的脖子,十分可怕的张着血盆大口,极度前倾的身躯都靠在蜷曲着的长腿上。海尔达尔认为这是复活节岛文化起源于美洲的证明,因为岛上从未有过猫科动物。而另一位研究者封·赫维希则认为,这个符号在风格上模拟了猴子的神态,因此复活节岛的文化同五千年前印度河谷的古老文化是一脉相承的。第四个研究者认为,这个符号画的是一个人。一个符号引出这么多有趣的见解,它到底表现的是什么呢?大老鼠、美洲豹、还是猴子?亦或是人?人们对科学家众多的意见分歧简直无所适从。

  岛民们说,有一块条板记载了这样一则神话:一个叫赫克的人曾在岛上筑路,道路象蜘蛛网一样穿过全岛,伸向四面八方,赫克自己住在小岛中央。但岛民们谁也不知道,这些道路的起点和终点在那里。为了寻找传说中的道路,海洋考古学家进行了坚固的努力。潜水员们身穿绿色潜水服,背着氧气瓶,带着长鼻子的面罩,一手拿着船灯型的照相机,另一只手则优美地舞动着,沿着岛上的道路向海中走去,皮鞋在宽阔的路面上发出"咔、咔"的响声。尽管他们找了很久,但仍没有在水下找到什么道路,路一到岸边就断了,接下来的则是突兀峥嵘的山崖、五颜六色的游鱼和深深的海底裂缝,海底斜坡陡地伸向深邃的海底深渊。

  一些科学家认为,这些道路是存在过的,只不过后来沉入到水下去了。潜水员们没有到达那样的深度,因为道路沉的太深了,他们无法到达。而且,下沉的道路也变了形,连岸边的断崖也严重变了形。但这只是一种设想,人们始终没有找到这些道路存在的证据。

  上个世纪末,法国学者捷尔列恩·吉·利亚古佩利提出了一个新的观点,说科哈乌·朗戈-朗戈文字,可能同印度南部所发现的铭文有关。我们知道,印度斯坦的历史是从雅利安人开始的。而在本世纪初,考古学界的一个重大发现,就是在印度河谷发现了雅利安人来到印度之前就已存在了几百年的城市,还有至今无法解读的古代象形文字。捷克人种志学家洛乌科特卡研究了这些文字后,认为它同科哈乌·朗戈-朗戈文字十分相似。他把自己的研究成果告诉了匈牙利的研究者封·赫维希。 1932年,赫维希在法国巴黎铭文科学院作了一个轰动一时的报告,说印度斯坦象形文字中有100多个符号同科哈乌·朗戈-朗戈文字完全相同。在以后的研究中,赫维希又把相同符号的数目扩大到175个。他认为,只有400多个符号的印度斯坦象形文字中,有如此众多的符号同复活节岛的文字相同,这绝不是偶然的巧合了。

  澳大利亚考古学家罗伯特·哈利涅·赫列捷恩又进一步指出,复活节岛的文字不仅同印度斯坦的象形文字相似,而且同古代中国的象形文字和东南亚的图画文也有相似之处。另外一些科学家则持不同意见,他们说,印度斯坦的文字符号和物质文明产生于公元前2000年前,而复活节岛的文字只是在公元500年时才出现。两者相差如此之大,很难说这两种分别属于不同历史时代,相距13000公里之遥的文字有着内在的联系。

  早在100年前,解读复活节岛文字,就出现了两种截然不同的流派。一派以英国著名的科学学家托马斯·赫胥利为代表,主张科哈乌·朗戈-朗戈根本不是什么文字,而是用来编制织物的某种独特花纹,是装饰图案的一种符号,是帮助人们记忆的一种手段,是地方艺术的遗迹,是刻树艺术中小花饰的汇集,也是当地绘画艺术的纪录,即每个符号同咒语和一定的句子或词语的组合有关,句子又同每幅图画有关。至于科哈乌·朗戈-朗戈条板,也不是当地居民刻写的,而是被海流飘送到复活节岛上去的。

  大多数科学家都不同意它的看法,认为科哈乌·朗戈-朗戈是某种语言文字,只不过现在人们还不了解这种文字,而且这种文字的表达方式也很原始,现在已经废弃不用罢了。在解读科哈乌·朗戈-朗戈文字的研究中,列宁格勒的一位学生做出了杰出的贡献。这位学生叫鲍利斯·库德利亚弗采夫,是列宁格勒人类博物馆一个研究小组的成员。在苏联卫国战争爆发前不久,鲍利斯·库德利亚弗采夫在一次小组例会上发表了一种看法,他把俄国科学家米克罗霍·麦克拉依所得到的两块条板加以对照,发现上面的文章完全一样。他又把这两块条板同圣地亚哥博物馆所收藏的条板临摹本相对照,发现内容也一样。他断定,这一系列符号已经组成了文字。但战争夺去了这位年轻研究者的生命。战后,苏联科学院院士奥列德洛格公布了这位大学生的研究成果。奥列德洛格认为,"科哈乌·朗戈-朗戈符号表明,这种文字还在形成之中,它在某种程度上同埃及早期王朝最古老的象形文字比较接近,而埃及当时的文字也才刚刚形成。"

  继他们之后,列宁格勒民族学院的布基诺夫和克诺赫佐夫又迈出了新的一步。他们认为,复活节岛文字是某种有声语言,它的基础同古代东方的文字,例如两河流域的楔形文字,埃及的象形文字的基础是一样的。他们还在一块科哈乌·朗戈-朗戈条板上发现了记载着从后裔到祖先的家谱,还有岛上老人所讲的故事的确切记载。 1956年5月19日,他们在全苏民族学会上报告了自己的研究成果,同年他们又在哥本哈根举行的美国人口国际会议上作了发言。苏联《民族学》杂志刊登了他们的论文,新西兰《波利尼西亚社会》杂志又全文转载了此文。

  玻利维亚考古学家和民族学家依勃拉那·格雷索认为,"在这些长期以来就讨论的复活节岛文字之谜中,我们并未看到任何难题,因为我们从未认真地思考过这些谜。而那些想一鸣惊人的少数人根本就不懂得这就是象形文字,所以他们就失败了。现在,苏联研究人员开始严肃地研究这一文字,对这些象形文字有了明确的概念。看来,取得最后成果仅仅是个时间的问题了。"

  但是,解读科哈乌·朗戈-朗戈文字并不是一帆风顺的。复活节岛文字同一般的文字截然不同,它没有虚词、冠词、语气词和其他的语法标志,而仅仅是用一个象形符号来代表一个词。这不同于其他用几个音节组成一个词的语言。数学统计表明,最经常使用的那些表达语法标志的符号,在任何一种语言中都是最常见的前置词、语气词、连词等,在复活节岛的文字中却找不到。这些词在文章中都是重叠使用的,而波利尼西亚中的语法标志却不同,重叠使用的只有词干和词根的词义部分。如果真的如此,那么判读科哈乌·朗戈-朗戈文字就不应从语法入手,而应把词义和文章的内容作为主攻方向,从文字符号在每行中的分布情况和重复组合的符号的分布情况入手去进行研究。

  结束语

  一位上了年纪的爵士夫人在临上飞机时,对她的旅伴说:"小岛象一顶波拿巴的三角帽。两座长满常青芦苇的火山象一双炯炯有神的眼睛望着天宇。"她正确地表达了复活节岛留给人们的印象。

  复活节岛是迷人的。现在,由于定期班机开辟了复活节岛的空中航线,每年有成千上万的旅游者登上这个小小的大洋孤岛,领略复活节岛那神秘的风光。当我们写完这本书时,我们十分高兴地告诉读者,复活节岛的珍贵文物已得到了国际上的保护。1935年,智利政府宣布复活节岛为智利国家公园。1938年,智利政府宣布复活节岛是有历史意义的遗迹。

  1960年,智利大学校长胡安·戈麦斯·米拉斯拟定了一个修复复活节岛古迹的规划。同年,智利考古学家冈沙洛·弗古埃罗阿修复了两个阿胡。随后,冈·弗古埃罗阿又同美国考古学家乌依列亚姆·罗路依一起起草了修复岛上文物的专门报告。根据这些规划和报告,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博物馆和古物国际基金会于1967 年特地成立了复活节岛特别委员会,专门负责复活节岛的文物保护。

  1970年,又有三座阿胡得到了修复。现在,越来越多的科学家呼吁在复活节岛建立一个国际博物馆和图书馆,把散落到世界各地的石像、科哈乌·朗戈-朗戈条板、奇特的木头小雕像等珍贵文物收集起来,并把那些与复活节岛有关的文件、报告、航海日记、绘画、航路指南、地图和书刊等也收集起来,坚决制止洗劫复活节岛珍贵文物的强盗行径。

  专家们还呼吁,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应该组织有各种研究者参加的国际考察队,对复活节岛进行全面的考察研究。我们坚信,引人注目的复活节岛之谜一定会在不久的将来得以揭开,复活节岛的珍贵文物也一定会得到妥善的保护。

相关热词:复活节 文化 传统 节日
栏目相关课程表
科目名称 主讲老师 课时 免费试听 优惠价 购买课程
英语零起点 郭俊霞 30课时 试听 150元/门 购买
综艺乐园 ------ 13课时 试听 100元/门 购买
边玩边学 ------ 10课时 试听 60元/门 购买
情景喜剧 ------ 15课时 试听 100元/门 购买
欢乐课堂 ------ 35课时 试听 150元/门 购买
基础英语辅导课程
郭俊霞 北京语言大学毕业,专业英语八级,国内某知名中学英语教研组组长,教学标兵……详情>>
郭俊霞:零基础英语网上辅导名师

  1、凡本网注明 “来源:外语教育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外语教育网所有,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已经本网授权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且必须注明“来源:外语教育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法律责任。
  2、本网部分资料为网上搜集转载,均尽力标明作者和出处。对于本网刊载作品涉及版权等问题的,请作者与本网站联系,本网站核实确认后会尽快予以处理。本网转载之作品,并不意味着认同该作品的观点或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与著作权人联系,并自负法律责任。
  3、联系方式
  编辑信箱:for68@chinaacc.com
  电话:010-82319999-23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