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站内搜索:

考研辅导市场的暴力事件谁来管?

2006-2-17 15:22 新华网 

  今年1月13日,郑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芦云鹏等15人涉嫌故意伤害罪一案。这一案件暴露了考研辅导班之间为争夺生源雇用打手,造成竞争对手伤残甚至死亡的黑幕;同时也反映了考研辅导市场的竞争秩序混乱,以及政府监管不到位助长故意伤害案件的不断增加。

  考研辅导市场:工商、教育、民政部门三不管?

  根据当地检察机关的指控,2002年以来,被告人芦云鹏为控制考研辅导市场,争夺生源,多次指使其公司员工纠集他人,对在开封市、哈尔滨市、南京市开办考研辅导班的乔水舟、岳习武、陶爱民,以及为其他考研辅导班授课的中国人民大学教授陈先奎、河南大学教师刘德定等人采取威胁、跟踪、殴打等手段进行报复,造成乔水舟死亡、岳习武重伤、陈先奎轻伤的严重后果。

  “考研培训市场这么混乱,长期以来没有哪个政府部门监管。”被泼硫酸造成严重残疾的岳习武的哥哥告诉记者:“由于缺乏监管,从陈先奎被打伤,到岳习武被毁容,芦云鹏一伙越来越嚣张,直到杀害乔水舟案发后才被逮捕。”

  郑州一位知情者告诉记者,河南约有各类考研辅导机构几十家,多数是未经任何机构注册的“黑户”,“打一枪换一个地方”;有的在工商或民政部门注册为“教育咨询公司”或“协会”“研究学会”,实际上是办各种辅导班。

  破获芦云鹏伤害案的郑州市二七区公安分局刑侦人员介绍,考研辅导市场混乱不堪,芦云鹏在全国多处随意增设分支机构,雇凶在各地流窜作案,给破案和证据收集带来很大困难。

  湖北省、河南省教育厅有关人士告诉记者,社会力量所办的考研辅导班不属学历教育,不在教育部门的管辖之列。

  而工商、民政部门有关人士则对记者称,开办考研辅导班涉嫌故意伤害等违法犯罪问题,应当由公安、司法部门来处理;如果查出或接到举报登记注册的企业有违法违规经营行为,工商、民政部门将依据相关法规处理,但不可能对登记注册的每个企业都监管到位。

  以上部门有关人士的回答似乎都“言之有理”,而秩序混乱的考研辅导市场就是在这种“都沾边,都不管”的状况中一天天恶化,以至酿成一起起血案。

  血案敲响警钟:不能等出了人命才来管

  涉嫌故意伤害罪的芦云鹏自1993年起创办研究生考试辅导班,到2005年,以考研培训辅导为主业的云鹏文化发展有限公司不仅占据了河南考研培训辅导市场,而且其分支机构扩大到北京、天津、南京、上海、哈尔滨等地,年招收各类长短期学生数以万计。

  郑州市检察机关指控,由于几位曾为芦云鹏开设的辅导班授课的教师转而到乔水舟开办的辅导班授课,带走了部分生源,2005年3月29日,芦云鹏等经预谋,将乔水舟骗至郑州某宾馆,云鹏公司员工赵明杰纠集4名打手,将乔扼颈致死。

  此案侦破过程中,警方收到多起关于“云鹏公司”以残忍手段伤害竞争对手的举报。公安部门和检察机关查明,在哈尔滨开办文博考研辅导班的岳习武,因与“云鹏考研”存在竞争,于2004年8月10日,在哈尔滨东北林业大学校园内被泼硫酸,脸部及身体多处被烧伤,构成重伤,四级伤残。

  中国人民大学教授陈先奎因拒绝为“云鹏考研辅导班”授课,2002年7月19日,芦云鹏指使手下4名打手将在济南授课的陈先奎左腿胫骨打成骨折,构成轻伤。

  检察机关指控,自2002年以来,芦云鹏为控制考研辅导市场,争夺生源,多次指使他人,对在开封、哈尔滨、南京等地开办考研辅导班的乔水舟、岳习武、陶爱民,以及为其他考研辅导班授课的中国人民大学教授陈先奎、河南大学教师刘德定等人采取威胁、跟踪、殴打等手段,造成严重后果。

  在郑州市看守所,记者采访了芦云鹏。他为自己辩解说:“近年考研辅导机构越来越多,竞争越来越激烈。我们到各地去开拓市场,经常被当地辅导班追打,我们不是首先也不是惟一使用暴力的。”

  据悉,2001年8月,主持一家“考研辅导班”的韦某与主持另一家“考试培训学校”的王某在石家庄市发生暴力冲突,惊动了当地警方;2002年6月,上海数家“班主”为争夺张贴广告的场所引发激烈冲突。

  管一管高校教师参与考研辅导班教学

  考研辅导市场竞争的焦点是知名教师。一位曾在北京、南京、上海等地办过考研培训班的人士介绍,以高额授课费聘请名师是各考研辅导班的通用办法,收取学生的听课费至少有三分之一被授课教师拿走了。

  2000年以来,随着竞争加剧,培训班授课费直线上升,半天授课费至少2000元,一些有名气的教授一张口就要5万元、10万元“独家授课费”,有的甚至要求按听课人数分成。

  河南大学一位教师说,芦云鹏等以暴力手段争夺名师,虽给高校教师造成严重安全隐患,但并未阻挡高校教师为各辅导机构授课的脚步,有的教师外出上课时甚至带上了“保镖”。

  记者试图采访一些在考研辅导班中授课的大学教师,但屡遭拒绝。武汉大学一位教师称,他们是背着学校偷偷出来上课,生怕“露馅”。

  曾因拒绝与芦云鹏合作而被打断腿的中国人民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教授陈先奎认为,虽然教育部要求教师不应参与社会办的辅导班,但是教师利用自己的知识挣钱,提高生活质量没什么不对。现在有不少法学专业教师在外面兼任法律顾问和律师;还有的经济专业教师在企业兼职,等等。

  陈先奎说,教师外出授课堵是堵不住的,应当加强对高校教学和科研的管理,允许教师完成学校教学和科研任务后,到合法的机构兼职;同时加强对教师外出兼职或授课的管理。

  华中科技大学教育科学院教授余东升指出,考研辅导市场的畸形发展不仅反映了教师队伍管理的问题,也反映了研究生教育存在的问题,有的就业率不高的院校专门培养“考研大军”,还有的院校以“考研率高”为荣,使考研变成了“第二次高考”等。由此可见,研究生招生录取和培养制度也需要进一步完善。

栏目相关课程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