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站内搜索:

虚掩的门-一个372分在复试中被淘汰的考生的见闻

2006-2-23 15:28 新浪论坛 

  VirgoShaka (一花一世界 一树一菩提)

  我想我犯了个错误,现在的ddmm哪里有时间有兴趣有耐心看拖沓冗长的《新千年:浙大KY故事》啊。我还是决定客观理智的把整个面试的经过讲一下,因为这个才真正对于考验有用,尤其是考中科院的。该走了,也该给自己ddmm留点什么东西。

  我讲的东西是我用自己被淘汰的经历换来的。

  遥感所的招生简章写的很漂亮,声称公平竞争是一个很显著的特点。而且自己以前的师兄师姐去的都上了,从来没有落水的,所以我对自己被录取几乎没有怎么疑虑。

  地理所报考具体到导师,遥感所却是不定的。所以我根本不知道有什么导师,也没想过去联系。好多人都这么说:联系导师没什么用其实,凭什么你见过人家一面人家就要对你产生偏好。我于是更懒得去联系。

  5月中旬,我们班一个考北京某名牌大学的同学回来了,大肆宣称复试的可怕。他本来第6,结果复试后变成10,最后一名。同时几个比他低30多分的也居然获得复试资格,综合分数早跑到了他前边。他是比较幸运的,最后只有一个导师对他有兴趣,那个就是他当初托关系找的导师。

  想想真的很可怕——你分数很高,但是在各个导师挑选以后,居然没人要!

  于是我开始联系系主任。由于他现在在Harvard,我们只能通过E-Mail联系。而且他只是在晚上才收信,这样耽误了不少时间,等他的E-mail发来说已经联系好的时候,我已经在为自己调剂想办法了。

  我开始完整的回忆一下复试的过程。

  遥感所收12个人,参加复试的有17个,是差额的。我372分是第9,我们班一女生14(3个并列),360分。所以都比较害怕。

  提前一天下午到了那里,找到一个的师兄,跟他去找一个搞图象处理的老师。那老师很委婉的说,今年这个方向报考的比较多,然后建议我去找其他方向的导师。这么就把我给锯了。

  我发现我犯了个错误,当天下午安顿好一切以后,只有那么一个小时可以见到导师,而第二天就是复试。我的成绩处于不利,应该去找个什么遥感地质,红外,微波之类不太热的方向或许就有希望了。但是我没有因时而异,走错了一步棋。

  复试的问题很简单,首先是自我介绍,然后一个英文口语topic,接着是关于所报的方向学过什么课程。最后是你对发轮功有什么看法。

  我那时有点紧张——不紧张是不可能的,但是我自我感觉还可以,不至于被淘汰。我自始至终不认为复试的成绩和录取有什么大的关系。

  当然我承认自己有一点自己学校典型的木讷,我也亲眼看到过我前边一个女生和15个老师谈笑风生,不时博来里边老师肆无忌惮的笑声。——他们除了主考根本没当回事。

  但是我觉得如果是因为这个我被淘汰,我只能怀疑自己是不是看走了眼来到了北京电影学院的复试现场!以前以为导师收学生是为了找一个能给自己作牛做马的的廉价劳动力,才知道主要还要博得老师感官上的爽快啊!

  其实,这也未必是控制因子。

  进去那个会议室的时候,我正看到两个老师和主考凑在一起,大声吵着说:我要这个,你要那个!当时我就感觉不妙。

  最后通知我被淘汰的时候,那老师特意给我展示了复试成绩。我看到了自己的——79. 35,有两个难兄一个NO.4,一个NO.5,都是400分左右的牛人,一个以79.1的成绩被砍,另一个也79点多。复试成绩不到80就不考虑,这是硬生生卡的一条线。

  我怀疑这成绩的来源:因为过80分的成绩都是整数,82,83,87……,好象还有不少涂改的痕迹。

  复试成绩或许评出来,算出来了。但是否完全采用了真实的数据?

  复试当天晚上紧急开会——当然是协商,大家各走各的关系,撞车怎么办?况且还要拿出让外界信服的选择根据,当然要好好协商了!!

  协商的结果是——举例如下:

  某个大牛就要NO2,他得到了,不管人家报的什么方向。而且据说他历来如此霸道。

  在天文台招待所同房间的一个华东师大的哥们,407,报考和我一样的gis研究,结果遥感地质的老师说:来吧,你只有一个选择。

  协商的结果是偶们3个下了,我的那个同学则显示出惊人的竞争力——把NO5活生生挤了下去。人家的解释是:她学过计算机双学位,背景好。

  这是什么观点?高40分啊,你跟我们开什么宇宙玩笑?仅因为学过双学位吗?这是你标榜的公平竞争择优录取吗?什么叫做择优录取究竟你怎么定义的?

  那招生的老师说:这个女生(我同学)与NO5的争论是最激烈的。看来她这个导师看来是找对了,肯给她这么下力气。

  她为了安慰我说:我们在向院里打报告,要求追加一个名额,要我等到6月到时候先通知我。我那时已经很悲情,立马反问:老师为什么人家NO4,NO5这么高的分数偏要先通知我啊?

  那女老师脸一阴:你的复试分数比他们高。然后又来了:你是不是连这个机会都要放弃?

  放弃?当然暂时不会,因为还没找到好的去处。如果找到了,您以为我还会带着乞讨似的耻辱的感觉,来到这里吗?

  她很可笑,明明是打官腔说套话,却到处都要竭力维护他们标榜的公平。也真难为啊。

  去复试的有3个还是4个女生,最后全上了。以前听N个人说科学院的导师喜欢男生给他干活,后来在遥感大楼随便走走发现随便抽一个实验室女生比例都比大多数大学大,我很差异。终于可以最终得出一个结论,并且得到了他们自己研究生的承认:招生实际是偏向女生的。

  接受这个现实是痛苦的。在北京的一个高中同学闻讯赶到天文台招待所,听说了整个经过,说:这个太平常了,尤其在北京很多学校只要过了线,大家就在同一起跑线上了,然后看你走的关系如何了。他们考验一般拿出一半的时间去找关系。

  听到这个,我在北京晴朗的日子,在宜人的微风中瑟瑟发抖。

  其实,究竟什么是里面的控制因素,我无法确切知道。我能做的只是写出自己看到的事实,其中包含的问题需要各位DDMM好好思量一下。

  我不是无法忍受痛苦,也不是来炫耀自己的悲伤,只是觉得应该给DDMM们留点思考。如何作出选择?如何避免不确定因素的发生要靠自己去体会。

  听说武汉大学一个考生因为第一名读自费就跳楼了,我觉得这是很可悲的。

  其实也没什么。两个难兄难弟即使400分,回去找调剂也已经很晚了(那时已经4月24)

  不知道人家怎么办了。难道要天下考验不幸的人都跳楼吗?

  笑话!

  不读研,地球照样转。

栏目相关课程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