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站内搜索:

考试恐惧症

2006-5-28 18:38 南方人物周刊  

  说素质教育好,咱不知道,既没吃过猪肉也没见过猪跑。但受应试教育之苦多年,那却是罄竹难书。这不,咱已是考试恐惧症深度患者。

  发现这个,是因为这两天学车考交规。本来考交规很简单,只要不是十二分弱智,都能通过——这道理咱知道。但就这么一件简单的事,折磨了我好几天,考前一晚竟至严重失眠。

  这是有病根的。上学读书十几年我被考糊考焦了。学习从来不突出(如果不是不好的话),从小学一年级开始,俺就是放学后被留下来背书的料。上了初中,俺惊恐面对历史、地理和“社会发展简史”之类的东东。每回期中、期末大考排名次,别的同学都靠这些死记硬背的科目往上拉总分、拉名次,俺却不,无一例外地往下拉。无论考试之前如何倒背如流,也无论考完之后如何胸有成竹,分数下来保险难看。这一现象成了一谜,令帮我背书的老妈啧啧称奇。

  最悲惨的一次是初二吧。全班两个地理不及格的主儿,其中就有我。那次我的名次在全班62人当中,居第52.这种记忆一直滞留不去。离开学校以后好多年,还会做一样的噩梦——上课铃响,老师走进来宣布要考试,然后我捧着书发现都忘光了,什么也没记住。那种恐惧感,是绝对真实的学生式的,于是惊醒,摸一摸,脑门上都是汗。

  由于这种灰色记忆太多,一直以为自己笨。上了大学以后,没人要求强制背诵历史、政治这些劳什子了,自己却把马克思的书和各种通史找来读了又读,竟然记住不少——原来自己并没有想象的笨。于是得出结论:咱这块料不擅考试。

  这个结论无疑是极端正确的,而印证这个结论俺付出了悲惨的代价。

  考了3次研。第一次差8分,再努力一年,差1分。拿着那差1分的成绩单,想着两年的努力泡汤了,那感觉比当年考52名更严重。满世界暮霭沉沉,血管里的血都是铁青色的。

  第3次我狂超分数线,竟列居N所大学的第一名,比清华北大分数线还多出二三十,扬眉吐气了。自那以后,做噩梦少了,俺庆幸这辈子最后一次大考或许治好了心病。

  然而,事实证明没有。这两日的交规考试如此简单,竟让俺夜不能寐、在床上烙饼一样翻身的时候,俺终于知道,多年前扬眉吐气的成就已在九宵云外,留下记忆的,乃是考研三次两不中!——病根不但没去,反像是更重了。好在俺也不想读博了,基本不会再被考糊了。

  对了,交规考了97分,过了——让考试见鬼去吧,今儿个我可不要再烙一晚上饼。

栏目相关课程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