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站内搜索:

暴利的悲哀—考研培训市场血案背后的反思

2006-5-18 18:05  

  不到3年时间,先后3人被芦云鹏指使他人殴打伤害。其中副教授乔水舟死亡,教授陈先奎左腿轻伤,岳习武被泼硫酸,四级伤残。另有多名教师曾被跟踪、威胁。

  这几起罪案全起因于考研辅导班。按照郑州市检察院的审查,芦云鹏——河南省云鹏文化发展有限公司法人代表,为了控制考研辅导市场,争夺生源,多次指使其公司员工赵明杰(芦云鹏表弟)纠集他人报复竞争对手,导致多起恶性案件。今年1月,郑州检方以涉嫌故意

  伤害罪对芦云鹏等15人提起诉讼。

  考研大军年年扩军,2005年全国报考人数已达117万。按教育部规定,各研究生招生单位一律不得举办或变相举办考研辅导班,考研培训于是完全放给了社会。名师、生源就意味着金钱,几个月培训,即可带来几百万收入。这样的现实利益,加之政策真空,相关部门缺乏强有力的监管,或许可以解释考研培训市场出现的残忍事件。

  记者◎王家耀

  副教授之死

  2005年3月29日。当车牌号为豫A—69902的奥迪车驶离郑州锦都宾馆时,33岁的河南大学副教授乔水舟正在该宾馆116房间被4名青年男子残暴殴打。第二天下午,乔水舟被发现死在该房间,死因为被他人扼颈致机械性窒息死亡。

  事发近一年后,乔水舟的妻子——同为河南大学教师的张晓焕回忆说,乔水舟去郑州一般都是包车,夏利或者桑塔纳,260~280元一个来回,开封离郑州很近,轿车上高速一个多小时路程。3月29日早上,乔水舟出门,中午吃饭时候,她收到乔水舟的短信,称已经到了郑州。张晓焕说,当天他们没有通电话,一般情况下,乔水舟出门他们都是第二天才通电话。

  “3月30日中午,打他的手机就一直不通,但当时并没有在意,因为他经常去郑州。”张晓焕说,当天下午,她突然接到郑州警方电话,让其赶紧去郑州,乔水舟在前一天晚上22点左右已经死了。

  案件很快趋于明朗。郑州警方对乔水舟的社会关系调查后发现:乔水舟在开封市办有考研辅导班,与在开封考研市场占垄断地位的“云鹏考研”是竞争对手。负责开封市云鹏考研班的芦云鹏的表弟赵明杰,在乔水舟遇害后,立即从开封市消失。经各种证据勘验,警方最终认定芦云鹏有重大作案嫌疑。2005年4月3日,芦云鹏被抓。按照芦云鹏的供述,警方随后在太原将赵明杰、王艳翠等人先后抓获。

  张晓焕说,事后她回想起来,2004年10月12日18点多,乔水舟在家接到一个女子电话,该女子自称是西安一家考研中介机构,可以给乔水舟介绍考研培训名师,当时乔水舟拒绝了。张晓焕说,因为当天是考研报名的日子,她也报名参加研究生考试,所以记得特别清楚。

  出事前一周,乔水舟又接到那女子的电话,再次提出介绍名师。“要不就去见见吧。”就这样,一周后,乔水舟一个人去了郑州,再也没有回来。

  与乔水舟一直联系的这名女子就是王艳翠。按照她的说法,2004年7月,乔水舟在开封办了“大河培训中心”,这严重威胁了“云鹏考研”的生源。乔水舟还降低了考研辅导班的价格,并将云鹏的几名名师挖到了“大河”。

  不甘心培训市场被瓜分。芦云鹏拨出10万元给负责开封培训班的表弟赵明杰,要他收买乔水舟,但被性格倔强的乔水舟拒绝。随后,芦云鹏表示,把乔水舟引出开封,然后收拾他。王艳翠于是先到北京,化名给乔水舟打电话,请他到北京商谈联合办考研辅导班,被乔水舟拒绝。2005年1月,王艳翠再次被拒绝。到3月份,王艳翠加了条件,提出如果合作办学可以帮助介绍著名大学的著名辅导老师,乔水舟才终于同意见面,但提出见面地点一定要在河南范围内。张晓焕解释说,乔水舟之所以提出这一条件,主要是考虑有许多学生在郑州工作,那里还有亲戚,一旦出问题,也好有照应。3月29日上午,王艳翠在郑州请乔水舟吃过饭,然后把他带到早就预定好的锦都宾馆。下午,她同乔水舟商谈了合作事宜。傍晚,王艳翠收到赵明杰的短信,随即乘坐芦云鹏驾驶的车牌号为豫A—69902的奥迪车奔向东明宾馆。

  郑州市检察院的起诉书上这样描述这起案件:赵明杰在与王艳翠联系,确认乔水舟已到116房间后,指使赵军章携带事先准备好的胶带、锤子等工具和吴连杰、张占科等人去敲房门,王艳翠在打开房门后迅速离开现场。赵军章等4人进房间后,吴连杰、张占科先后用手捂住乔水舟的嘴,卡住乔水舟的脖子,将其捆绑,赵军章用胶带缠住被害人的口鼻并用锤子击打乔水舟双腿,后4人逃离现场。

  之前的若干伤残事件

  这已经不是芦云鹏和赵明杰为争夺考研生源而作的第一起案件。

  郑州检方的起诉书显示,早在2002年,中国人民大学教授陈先奎拒绝为芦云鹏开办的辅导班授课。当年7月19日,得知陈先奎为济南高联培训班学校授课后,芦云鹏指使赵明杰找人到济南殴打陈先奎。赵明杰通过赵军章找到杨会军、许全生、孙松超、刘权,赵明杰指认了陈先奎所在的房间,描述了陈先奎特征后,刘权在楼梯口望风,孙松超以送水果为名,骗陈先奎打开房门。随即杨会军、许全生用扳手对陈先奎双腿进行击打,致陈先奎左腿胫骨轻伤。河南相关媒体报道称,此后,陈先奎外出上课不得不拄着拐杖,雇用保镖随身保护。

  随后在南京开办考研辅导班的陶爱民,河南大学的刘德定都曾被芦云鹏派人跟踪威胁过。

  这种不正当竞争在2004年达到第一个极端。当年,芦云鹏与设在哈尔滨东北林业大学的文博考研辅导班为抢占考研辅导市场产生矛盾。是年8月10日,受芦云鹏指使,赵明杰携带事先准备好的硫酸,带领杜应泉等人来到东北林业大学校园内,由赵明杰指认岳习武后,车红钢、王杰将硫酸泼到岳习武的脸部及上身,致岳习武身体多处被烧伤,经法医鉴定为四级伤残。事后,芦云鹏分两次共支付给杜应泉等人3.2万元。

  通过这样的手段,“云鹏考研”在郑州乃至整个河南牢牢站住了脚跟,并迅速进军全国市场,上海、哈尔滨、太原等城市都插有“云鹏考研”的大旗。

  两男一女一台戏

  在“云鹏考研”中,王艳翠和赵明杰可称是芦云鹏的“左膀右臂”。王艳翠在很多场合都曾表示,芦云鹏改变了她的人生。这个26岁的女人本是郑州西郊一家食品厂的女工,每月收入800多元。2001年11月,一个偶然机会认识了芦云鹏,从此她的生活和“云鹏考研”联成一体。王艳翠是云鹏郑州考研宣传组组长,工资提高到每月2000元。在妥善处置了几次宣传摩擦后,她被调至北京任云鹏北京业务员。在“大河考研”危及“云鹏考研”后,芦云鹏第一个想到了王艳翠。

  对于指控的罪名,芦云鹏除了承认指使人殴打陈先奎外,对其他案件全部否认。他辩称,他只知道赵明杰要“修理”乔水舟,没有让他杀人,乔水舟也是由赵明杰骗到郑州的,他没给过任何人酬劳费,他也是在被抓后才知道乔水舟死了。对于“泼硫酸”事件,他称自己更是毫不知情。

  表弟赵明杰则把所有事情全都扛到自己身上。他当庭承认,在开封招生时,因与乔水舟竞争,遂向芦云鹏提出“修理”乔水舟。“赵军章是我联系来的,其他人则是赵军章联系来的,乔水舟也是我打电话骗来的。但我没去现场,也没教他们怎么打。”至于怎么预谋,用什么工具,赵明杰称当晚他喝多了,记不清了。但他坚称,“包括泼硫酸的事情在内,芦云鹏并不知道”。

  考研培训市场的监管真空

  考研市场究竟有多大利润,乃至芦云鹏等人可以为此雇凶杀人?

  中国人民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教师蔡帅(化名)这样向记者描述考研培训市场的利润:“一位名师,一年仅讲课费就能收入200多万元,考研辅导班举办者的收入当然远远超过这个数字。”现在的考研辅导市场特别疯,北京乃至全国的考研辅导市场都比较混乱。

  《东方今报》记者2005年5月的调查显示,郑州市每年年底的政治串讲,一般的礼堂有2000人听课,按照每人400元计算,一场串讲就是80万元。扣除讲课教师的费用、场地费用及其他各种费用,保守估计纯利润也要60多万元。而云鹏考研的大课都在河南省体育馆6000人的大礼堂,几乎每场听课都能坐满。事发前,芦云鹏在新郑买了1600亩地,准备筹办一所“正规学历”的教育院校,这样就可以不用再租赁场地了。

  “只要有几个骨干教师,一定的注册资金,加上场地就可以办一个考研辅导班。”在蔡帅的印象里,考研辅导班一般都没有固定教室,都是临时租用,主要集中在暑假。考研辅导班主要靠名师来吸引生源。

  记者检索发现,政治名师一般来自中国人民大学。蔡帅说,中国人民大学并不鼓励教师外出授课,但学校外出授课的教师不少。学校对哪些老师在外面授课,什么情况,一般都知道。但学校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毕竟没有硬性制度规定教师不能在外面授课。在外面授课的利益巨大。“一般上半天课就要5000~9000元,这要看教师的行情。”蔡帅解释说,有些老师还参与一些培训班的管理,能够分一些股份,这样收入就更高了。出去讲课,双飞的机票,住宿、吃喝等全由对方报销。这种情况下,即使学校有心想管,也很难约束。

  举办者、教师都有利可图,考研市场也日益火爆,这导致考研培训市场越做越大。这样一个不断升温的产业却缺乏起码的监管。对于民办教育有《民办教育促进法》可以对其监管,但对于社会力量举办的考研辅导班这样零散的机构,就没有相关法规作依据进行监管。大部分考研培训机构,在学生报名交费后,发给听课证,有的开个收据,基本没有开发票的,这意味着,只有收入,不用交税。

  在这样的暴利下,类似“云鹏考研”这样的培训机构在很多城市迅即崛起。芦云鹏被捕后接受记者采访时就表示,“考研培训机构越来越多,到各地开拓市场,经常被当地辅导班追着打,我们并不是唯一使用暴力的”。

栏目相关课程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