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站内搜索:

自考的烦恼

2006-6-2 18:57 高校招生 

  我是1996年中师毕业的,到现在我的最高文凭这一栏里,填写的依然是中师毕业。看着众多的同事,往年的同窗,一个个都已经是意气风发的大专毕业生了,我的心里真是火烧眉毛般的着急哪!

  毕业那年,我很幸运地被分到了比较好的学校。按理说,别人能拿到的广播电视大学的大专文凭,我也可以拿啊。但是,在这一年,妹妹也考上了师范学校。几千元钱的学费,对一辈子都是面朝黄土背朝天的父母来说,也是天文数字啊。但是,爸爸、妈妈硬是咬紧牙关,厚着脸皮,东挪西借,再加上我的工资,凑够了妹妹的学费。

  后来,我决心参加自学考试。报的是我心仪的中山大学的汉语言文学专业。这是我较喜欢的专业,再加上我的挑灯夜读、“闻鸡起读”,第一次考试,较轻松地过了两科。从此,我踏上了漫漫的自考路。

  两年后,弟弟也考上了大学。这本是振奋人心的消息,毕竟是小山村里的第一个大学生。爸爸妈妈古铜色的皱巴巴的脸也像舒展开了的花朵,但就只眉开眼笑了一天又愁眉苦脸了。大家都知道,上大学要大把大把的钱呀。看着自家的草棚房子在别人的红砖白墙的前后左右夹攻下,显得那么的飘飘欲坠、孤苦伶仃,看着爸爸妈妈的斑斑白发,我的鼻头一酸,心想:自己可是家里的支柱呀,再苦再累也得扛着啊,于是我又找了兼职。说真的,这两年下来,我已感到有点筋疲力尽了,对自考还真的觉得有点吃力了,再也不是报几科就合格几科了,总是有那么一两科,不是58分就是59分,好打击人哦。

  日子就这样有滋有味又忙忙碌碌地过着。我已经加入到大龄青年的行列中来了。爸爸妈妈那个愁呀,唉声叹气呀,使我不得不把婚姻大事放到我的议事日程上来。

  在去年榴木连飘香的时节,我终于披上了嫁衣。为人妻,为人媳妇后,日子再也不是那么吊儿郎当,饥一顿饱一顿了。你既要工作着厅堂的工作,又要考虑厨房的色香味俱全、柴米酱醋油盐茶的不缺。唉,自考真的从我的生活里消失了。这不,这个金秋时节,我又为人母了。整天围着宝宝忙得团团转,搞得焦头烂额,哪还有心思去自考呢。

  唉,我何时才有大专毕业的文凭呢?

上一篇:自考 恨你 爱你

下一篇:我自考 I soho

栏目相关课程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