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语教育网
您的位置:外语教育网 > 留学频道 > 海外生活 正文
  • 站内搜索:

土耳其小城叫“大连”(1)

2006-08-11 16:15

  小城名叫“大连”(Dalyan),在土耳其语里是“堤坝,河堰”的意思,可想而知是个跟水息息相关的地方。从地图上看,一道河流穿城而过,河的上源是个不大不小的湖泊,下游5公里处即是海——土耳其人称为“白海”(Akdeniz)的地中海。

  如果不想参加旅游团,去大连是没有空调大巴可坐的,惟有搭那种非得等到塞满了人才开路的小巴。地中海的夏天自然是出奇的热,车里的温度又要比外面高出一截,钻出小巴时我已是汗流浃背,衣服湿答答的黏在身上,感觉就像刚跑完3000米。

  为什么要来大连?我不禁自问。大连看上去不过是个普通的土耳其小城,市中心有个小广场,周围是邮局、银行、两三家餐馆和必不可少的清真寺,河边还有一个儿童公园。这里的小吃跟别处的没有两样,无非是冰淇淋、面包圈、烤肉卷饼之类,房屋街道也没有什么特别之处,寺院传唤礼拜的广播听上去也耳熟得很。毒日头下,露天茶馆的藤荫里满满地坐着茶客,时间不急不慢地从闷热的空气里流过,就像那条不急不慢的大连河。

  城市位于大连河的左岸。在古时候,河对岸有个城市叫做卡乌诺斯(Caunus),位置恰好处在吕奇亚国(Lycia)和卡里亚国(Caria)接壤的边界上。公元前5世纪的古希腊历史学家希罗多德在《历史》中提到,卡乌诺斯人和卡里亚人的语言相近,言下之意是跟吕奇亚人的语言不同;然而我又听说,卡乌诺斯的建筑和吕奇亚的比较相像,这点也不奇怪,既然它处于两国的过渡地带,文化上总会和邻国有这样那样的交集。希罗多德书中有关卡乌诺斯的叙述不多,却令我印象深刻。他提到两点,一是卡乌诺斯人喜好聚众宴饮,另一件是当他们决定不再崇拜别国的神,就穿上铠甲拿起长矛到国境边上向空中乱刺一气,以为这样就算把外国的神驱逐出境了,仅这两件事,已让我觉得这个民族十分的可爱了。

  我觉得古人写的史书往往要比后来人的好看。古人治史,可能于严谨上不大经得起推敲,他们爱往书里塞进些小道消息,让人看了搞不清是历史还是谣传;但也正是那些闲笔读起来特有意思。

  近人写的历史,太系统,太像论文,凡事都有个理由,便少了很多趣味。

  不能两次踏入同一条河流

  古代的史书还有一点让我喜欢:它们可以当作地理书读。无论东方西方,在大统一时代来临以前都是小国林立,风物各殊,写历史的必得周游列国,才能搜集“道听途说”,尽管他们并不是抱着地理探险的目的去旅行,文章里也多少会带点游记的亲历意味。“历史之父”希罗多德就是一个旅行家,他用了十年时间到东方各地广泛游走,当时希腊人足迹所到之处差不多都被他走遍了,假如把“地理之父”的称号一并送给他,大概也不算过誉。

  到了纪元前后,罗马横扫整个地中海世界,西方人的已知疆域被打成一片,这给文献资料的流传、共享带来莫大便利,学问家的腿脚于是变懒了。罗马从共和制转向帝制的时期出了个大学者斯特拉波,他那套皇皇17卷的巨著《地理学》便基本上是闭门造车的结果。说得好听些,这叫做“集历代各家之大成”。

  《地理学》第14卷提到了卡乌诺斯。书上说,卡乌诺斯城边有条卡尔比斯河,水道很深,便于商船通行,港口有多座船坞,必要时U字形的港湾可以封闭起来。讲到这里,斯特拉波笔锋一转,聊起一桩传闻:有个名叫斯特拉托尼库斯的游吟诗人来到卡乌诺斯,见当地人个个面如菜色,便打趣他们说:荷马史诗《伊利亚特》中常把人类命运比做一岁一枯荣的树叶,恐怕就是从你们卡乌诺斯人身上得到的启发,因为你们脸色发绿,就跟树叶似的。卡乌诺斯人听了心下不满,说:你这是在骂我们有病啊。诗人便道:说你们有病其实算恭维你们的了,君不见这满城走来走去的全是些死尸吗!

  《地理学》还说,“卡乌诺斯固然土地肥沃,然而所有人都讲,这里一到夏天空气中就弥漫着一股腐烂的气味,甚至到了秋天也不曾稍减,可能是因为天气太热,而各种水果又过于繁茂的缘故。”

  往空气中使劲嗅了嗅,我却没有发现水果腐败的味道。

  卡乌诺斯人之所以面如菜色,或许确是有病。古时候这里常有瘟疫流行,疟疾患者的面色大概就跟死尸一样吓人。倘若荷马时代卡乌诺斯即已存在的话,它该是一座相当古老的城市了(据信《伊利亚特》的创编时间介于公元前750至675年)。可以肯定的是,早在斯特拉波出生以前,卡乌诺斯就已并入了罗马版图。正如人不能两次踏入同一条河流,斯特拉波时代的卡乌诺斯跟希罗多德时代的卡乌诺斯恐怕也是完全两样了,斯特拉波笔下那些面如菜色的“行尸走肉”们,是否仍像他们的祖先一样喜欢呼朋引伴大开酒宴,又或者,兴之所至时便会抄起长枪跟空气作战?

  “北地中海公约组织”

  人不能两次踏入同一条河流,而流过右岸卡乌诺斯的卡尔比斯河与流过左岸“大连”的大连河亦非同一条河流。卡乌诺斯现在自然是除了废墟之外什么也没有了。它的原址附近出现了另一个城市“大连”,这情形就如一棵古树枯死许久之后,树干上忽又抽出新枝来,两者或许有某种牵连,或许毫不相干。

  我从东边的吕奇亚地界过来,接近大连时,汽车行过一段二三十公里长的山谷,北面是绵延的青山,西南方向是一道水汽蒸腾的海岸线,海天交接处,绿松石色的水上浮着一带暗灰的岛屿,那应该是希腊爱琴海的“十二群岛”中最大的一个,罗得斯岛。

  山谷里野生植被丰密,灌木乔木挤挤挨挨,像被绿色的颜料涂了又涂。有些地方被泥沼占据了,水草缝间不时有气泡冒出。

  有沼泽多半就会有河流。斯特拉波提到的卡尔比斯河现在叫大连河,它的上源是个淡水湖,四周多洼地,以灰泥浴出名。据说那里的灰泥对男人具有壮阳的功效,对妇女则能防治妇科疾病。

  由《地理学》可知,公元前后的卡乌诺斯还是个深水良港,处在卡尔比斯河的入海口,占尽水路运输的便利。两千年来卡尔比斯河挟带的泥沙不断淤积,把入海口的位置向外推移了5公里。卡乌诺斯因此丧失了海港的地位。这很有可能就是它衰落下去的根本原因,但也有人说,城市的衰败是因为泥滓中盛产毒蚊,迫使居民弃城而逃。

  公元前6世纪中叶,波斯王居鲁士二世的大将哈尔帕哥斯曾经率领侵略军攻陷卡乌诺斯,当时卡乌诺斯人誓不投降,竟把自己的城市付之一炬,然后冲出城去与敌军肉搏,直到最后一人。

  到了公元前5世纪,希腊诸城邦联军在雅典附近的撒拉米斯大败波斯舰队,战争结束后,卡乌诺斯加入了以雅典为盟主的提洛同盟。这个泛希腊的军事联盟可以说是古代的“北地中海公约组织”,雅典是理所当然的盟主,视同盟各邦为附庸,各邦应缴纳的赋税及向盟军提供的舰只和兵力均由雅典说了算。卡乌诺斯入盟时仅占有半个席位,后来增加到十票,说明它的财力是相当雄厚的。在伯里克利担任执政官的雅典民主的黄金时代,提洛同盟每年要向雅典交纳600塔兰特银子的贡赋——1塔兰特相当于现在的38.8公斤,算下来600塔兰特就是2.3万公斤银子!

  同盟金库实际上成了雅典国库的一部分。雅典卫城的几座宏伟建筑中,想来少不了卡乌诺斯那十票的贡献。

相关热词:留学 海外 生活
栏目相关课程表
课程名称 辅导班次 主讲老师 免费试听 优惠价 购买课程
IELTS 口语 强化冲刺班 刘志良 试听 100元/门 购买
IELTS 听力 强化冲刺班 刘志良 试听 100元/门 购买
IELTS 阅读 强化冲刺班 冉老师 试听 100元/门 购买
IELTS 写作 强化冲刺班 冉老师 试听 100元/门 购买
·雅思(IELTS)考试网上辅导火爆热招中,请进入招生方案!
优惠套餐:雅思考试全套课程(含听力、口语、阅读、写作四科)优惠价:300元/人   购买
信息内容
雅思考试网上辅导课程
冉老师北京大学博士,知名高校教师,雅思权威辅导专家……详情>>
冉老师:雅思考试网上辅导名师
刘志良雅思口语、听力辅导专家,出版了大量雅思辅导书籍……详情>>
刘志良:雅思考试网上辅导名师

  1、凡本网注明 “来源:外语教育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外语教育网所有,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已经本网授权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且必须注明“来源:外语教育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法律责任。
  2、本网部分资料为网上搜集转载,均尽力标明作者和出处。对于本网刊载作品涉及版权等问题的,请作者与本网站联系,本网站核实确认后会尽快予以处理。本网转载之作品,并不意味着认同该作品的观点或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与著作权人联系,并自负法律责任。
  3、联系方式
  编辑信箱:for68@cdeledu.com
  电话:010-82319999-23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