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语教育网
  • 站内搜索:

论历史文本在《发现陌生人》中的隐喻功能

2006-08-26 17:10加拿大文学

  如《发现陌生人》开篇的那段小引、远征路线图以及穿插于章节当中的口述记录和“抄袭”的日记所示,加拿大当代作家鲁迪·威伯(1934 - )的这部荣获1994年总督文学奖的小说更像一部纪实作品,它根据19世纪初英国几位北极探险队员翔实的日志,以大量的史实为素材,忠实地记录了英国极地探险家约翰·富兰克林(1786-1847)1820至1821年间的那次错误的北极探险。当时,他奉英国皇家海军之命,率领一支探险队企图经陆路勘探北极海岸,以期打通整条西北航道。作者在许多场合也直言不讳地声明了这部作品的纪实性。在该小说原文版本末尾的致谢辞中,他逐一罗列了与自己小说各章相对应的历史文献[i];关于当地印第安部落的描述,威伯也以史学家的求实精神,参阅了大量史料[ii].他甚至还在各章末尾按照探险历程的先后时序,原原本本地抄录了探险队员的日志,似乎在努力为每一虚构的情节寻求历史的佐证。

  然而,在旁征博引历史文本的时候,不知作家是否意识到,当史实写成话语的文本之后,由于话语的差异性、对权力的顺从性以及撰著者的取舍、视角等因素,文本指代史实的功能要大打折扣。迈克尔·理法特尔的观点更趋极端:历史(文本)与任何实际的经验世界没有直接的关联,而仅仅是另一种文本;词何以能指代事物?至多可作为“现成文本单位”的符号体系[iii].海登·怀特也认为,任何历史的叙述“把作为原始所指的主体事件加以定形,将这些‘事件’转化为间接的意义,任何文字的再现都不能把这些意义当作‘事实’来表达。”[iv]由历史到文本,其间是一个阐释的过程,不可避免会受到阐释者的筛选、过滤、涂抹、渲染。这些主观因素给历史的文本添加了虚构的成分、不实的可能,威伯刻意参照的众多史料、文献自然也不例外。“历史不也是一种话语形式,一种叙事文本,是一系列本身已经是一种阐释的所谓事实?”[v]倘若这一设问得以成立,那么作者为这部纪实作品奠定历史依据的努力似乎便失去了意义。

  或许作者早已意识到了历史与文本、文本与虚构之间的一步之遥?或许他并非醉心于小说的真实性,而是想借从历史到文本再到虚构这三者的演化来传达某种信息,在历史的文本性、小说的互文性和这部作品的主题之间建立某种意义的联系?

  《发现陌生人》讲述的是一个关于人与自然、文明与落后、白人与土著、男人与女人之间征服与被征服的真实故事,大部分素材都有案可稽,就连远征队员罗伯特·胡德(1797-1821)与印第安姑娘绿袜的那段哀惋、短暂的爱情也不是无中生有,而是作者根据随队军医约翰·理查森(1787-1865)日记中的一句话和土著人关于绿袜湖的传说发挥出来的(当然,可能这里虚构的成分最多),不过,恰恰是这一虚构的情节瓦解了作品的纪实功能,毋庸置疑地把小说限定在了文学的而非历史的、虚构的而非纪实的疆界之内。既然如此,把胡德和理查森的日记和信件这类历史文献原原本本地抄进作品,把随队仆从约翰·赫本的口述记录编进小说文本之中,以富兰克林本人、海军候补少尉乔治·贝克、随队军医理查森、仆从赫本、印第安土著等不同人物的各种叙述视角和语气把这部本该一气呵成的纪实作品、探险记录或/和爱情小说弄得断断续续,支离破碎,难以自圆其说,这些做法又有何意义?

  既然历史成了一种文本,一种“漫述性的话语构建”[vi],那么,这类文本自然也具备其他类型的话语文本所固有的特性——象征性和互文性。历史文本所象征的是产生这一文本的历史语境和历史观念,隐含的是文本撰著者持有的特定的历史意识,而正是历史文本这种象征的、隐喻的功能使其成为小说创作时可以互文的材料。因此,在虚构时,作者能像从其他非文学的文本中采撷原料一样,把历史文本作为互文的对象而非稽考的依据来服务于某一审美目的。这里,历史文本在小说的语境中得以复生,但它的性质和功用却发生了改变,其史实的指代功能被互文的隐喻功能所代替。

  具体到《发现陌生人》这部作品中,文本的互文使穿插于虚构之间的历史文献,如探险队员的日志、书信、口述记录等,丧失了记述史实的属性,转而变成了一组与小说文本相对照的表现差异、冲突、矛盾的隐喻,一个象征文明、理性、征服和科学等内涵的观念和价值的载体,一种针对描述极地的荒蛮、疯狂、屈从和迷信的小说文本的反衬。这一反衬,加上该作品的多视角叙述手法所产生的无处不有的观念冲突,恰好反映了这部作品利用文本互文所产生的差异来瓦解正统观念、颠覆历史意识的主题。

  首先,差异体现在贯穿于小说始终的两种迥然不同的叙事结构上。以日志为主的历史文本是严格按照远征的先后时序和驻扎地点编排的,记述了远征队从出发到遇难到得救的整个历程。但是,这一表达史实的、本该线条明了一贯到底的叙事结构却被分成若干断断续续的片段,作为穿插分散在小说各叙事章节的末尾,成为小说叙事文本的一种漫述性的话语,其效果不言自明:与丝丝入扣、感人至深的虚构情节相比,作为代表正史、证据确凿的历史文献却反而无法组成连贯的意义整体,反而成了虚构的叙事结构的铺垫或陪衬。读者也许会体会到,作者如此安排的目的还不仅仅在于削弱历史的主导地位,动摇正统的历史观念,或许他还想通过营造一个不是史实却真实可信的话语构建,来寻求一种审视历史的新的角度和意识。

  历史在不同的视角下,其形态自然是千种万般、差异纷呈。在剥夺了历史文本指代正史的资格之后,威伯在属于小说的领域里,无所顾及地开始了他瓦解历史、重塑历史的尝试:通过不同的叙事角度,把白人、土著、军官、苦力对待同一事件的不同看法、观念和行为放在同一叙述层面上,让读者自己去感受其间的差异和冲突,想象历史的真貌。比如,对远征队员为活命以饿殍为食的事件,军医理查森在自己的日记里只字不提,在写给胡德父亲、牧师大人的信中也闭口不谈,因为他所顾及的是探险队和他自己的历史形象和作为基督徒的体统,正如富兰克林中尉所命令的,“这些笔记必须烧掉。就是在他临死之前,也必须烧毁。那些或许难以恰当理解的事情已经发生了,也许存在他们的记忆当中,像根深蒂固的牙齿,谁活下来了,无论是谁,必须写出合乎体统、为人接受的报告;然后粉碎、烧掉他的记忆。”[vii] 但是,那些“难以恰当理解的事情”却被不识体统的随队仆人赫本无所顾及地描述了,被尚未教化的印第安姑娘绿袜和她的母亲预见甚至用梦眼看到了,实际上,这种用不同视角进行多重叙述的手法,把历史文本在形成过程中的虚构行为暴露了出来,让读者领略到权力作用于话语的整个过程,认识到历史文本偏差的必然性。

  其次,差异还体现在历史的和小说的文本所表达的关于人与自然、文明与落后等观念的冲突上。不论是胡德和理查森日记,还是海军候补少尉乔治·贝克和仆从赫本的口述,不论记载或讲述的是探险的经历,还是濒临死亡的体验,其语气客观、机械、精确、超然、冷静,洋溢着不屈不挠、勇于发现、乐于征服、志在占有的精神,隐含着西方人以自然为征服的对象、欲将其据为己有的价值观。历史文本在小说中成为征服者的一种话语符号,代表了他们业已确立的价值取向,对于征服者,成就的标志就是命名,即用已为自己所拥有的去命名新近被自己所发现、征服的,从而进一步占有,无休无止地为我所有。对像远征队员这样的“文明人”来说,用自己的名字或由自己来命名大自然的山山水水便是征服者的责任和荣耀,于是,他们个个俨然上帝,“一旦他们给那光取了名,用未加思索便脱口而出的声音把它占有之后,他们又心满意足了,再也不去认识他们所能看见的东西;再也不去理睬头顶上的风在呼啸什么。”[viii]除了命名,他们的征服还靠杀戮、流血、奴役、占有,正如胡德的那位身为牧师大人的父亲所说:“按照法则,世间万物皆在鲜血中得以净化;而且没有流血就无法赦罪。”[ix]又如理查森为迫使土著人为他们干活向富兰克林建议的那样,“他们(印第安人)的愿望必须大于实际所需。这就是文明”[x].仿佛只有这样,世间万物才得以存在,才归其所有,才能成为人的“资产”,人类才因此而文明。

  反观小说文本,无论是叙事角度、文体和语气,还是运载的观念和思想,与历史文本的差异可谓云泥之别。栩栩欲活的文学虚构,真诚可信的情感抒发,针锋相对的观念冲突,所有这些在历史文本的反衬下更显得真实、尖锐、一目了然。比如,对于命名,土著人认为,山山水水早就有了它们自己的名字,每个名字还有自己动听的、珍藏在当地人心中的故事,远比那些文明人自以为意义深远实则毫无意味的杂音好听;至于财富,他们没有任何占有的概念。海军候补少尉乔治·贝克的感叹一语破的:“我觉得他们的脑袋根本理解不了我们提出来的财富的概念。他们似乎对‘资产’的原理一无所知。实际上……在他们的语言里根本就没有这个词!啊,真是光荣伟大的原始啊!”[xi]对于自然,土著人没有把自然视作征服的对象,就连贝克在试图说服土著部落一道前往北极探险时也心存疑虑:“天知道,这些土人生活在一片可怕的土地上——广袤却空旷!……他们怎么会在这片除了苔藓什么都没有的土地上艰苦跋涉400英里,就为了去寻找可能并不存在的敌人呢?”[xii]对于屠杀动物,土著人为文明人的疯狂滥杀而愤慨,他们认为,富兰克林的队伍之所以遭到灭顶之灾,是滥杀的恶报:“不能强迫动物们献出比它们所情愿的更多。如果用欺骗卑鄙地去强求,那么动物们的礼物就会骗你,或许更加致命。”[xiii](后来,富兰克林及随行129人在1845年的那次北极探险中全军覆灭,印第安人一定会把这理解成报应)。这种善待动物和自然的观点,实际上是在质疑、颠覆千百年来人类征服自然的自豪感和优越感。西方人以为,只要脚踏上哪里,手摸到哪里,眼睛看到哪里,笔画在哪里,仪器测到哪里,那里就成了属于他们的财富,一成不变平平安安地留在了他们的纸上、地图上、计算的公式里、撰写的书籍里、描绘的图画里,成为可以预见未来的赖以生存的资源。可印第安人却不这样认为。变幻莫测的太阳、生气勃勃的万物、栩栩如生的形象,一旦画在纸上,写进书里,就变得陈腐、机械,失去了活力。土著人感到纳闷:“他们(英国人)手里总得拿着东西,作记号用的啦,看东西用的啦,还有那些让人搞不明白的工具。他们用工具瞄准湖啊,河啊,太阳首先就变了样,然后他们就把看到的东西记在纸头上,标上没什么意义的名称。好像湖跟河从不两样似的!你经过河流湖泊山川,生活在它们周围,它们在你的眼中并不会改变;可是假如你用梦眼来看,就会发现它们完全不是你初见时的样子。”[xiv]对于印第安人来说,现实存在于他们的梦幻之中,存在于他们津津乐道的传说和故事当中,靠这些故事,他们寻找着与大自然相融而非抗争的途径,在这些故事中,他们能得到预见未来的能力。

  用陈腐、机械却代表历史真实和人类文明的历史文本反衬鲜活、生动却描写荒蛮、疯狂、迷信的小说文本,把信而有征的史料与名不见经传的虚构融为一体,用小说想象的、连贯的叙事结构取代历史真实的却断续的叙事结构,其寓意不言而喻。这里,作者解构的还不仅仅是被权力话语玷污了的历史文本本身,还有这些文本所代表的正统的价值观和历史意识。对于文明人来说,富兰克林的北极之行乃人类向自然挑战的英雄壮举,但在印第安人看来,这是无聊的、徒劳的,是灾难的开始。当然,作为对人类文明的反思,这部作品没有简单地把西方文明描写成恶魔般的邪恶而加以否定,而是在两种完全不同、无法匹配的观念之间营造起一场冲突,通过审视两种观念自身和之间的差异来加深对人、对文明、对自然、对印第安民族衰亡的认识。

  当然,简单地把《发现陌生人》中的文本互文理解成假历史文本之矛攻历史意识之盾,这未免失之偏颇。这里还涉及更深远的问题:历史与文本、文本与虚构、虚构与真实的内在关联,以及作家在其间的地位和作用。威伯之所以钟情于历史题材,是因为“历史语境使文本构成了一种既连续又断裂的感觉和反思空间”[xv].在这个语境中,作者从追寻历史的原本起始,却发现了文本与历史的断裂,发现了历史意识的偏离。身为作家而非史学家,要弥补断裂、纠正偏离,作家能做的却只有虚构,以虚构来再现真实、创造真实,于是,文本——不论是历史的还是文学的——便成了虚构的材料,用于构建一个连续、真实的叙事结构和文学语境,以此来确立文学文本的历史阐释功能,正视历史事实、历史意识和历史阐释之间的差异。这样,作家就能当之无愧地肩负起史学家的重任,恢复现代人业已萎缩的历史意识,矫正受权力话语压抑而变形的历史观念,还历史以本来的面目,帮助读者透过文本去寻绎到历史的真正意义。

  注释:

  [i] Wiebe, Rudy. “Acknowledgements” in A Discovery of Strangers, Vintage Books Canada Edition 1995.

  [ii] 同上。

  [iii] Riffaterre, Michael. 1984. “Intertextual Representation: On Mimesis as Interpretive Discourse” in Critical Inquiry 11.1: 141-62.

  [iv] White, Hayden. 1984. “The Question of Narrative in Contemporary Historical Theory” in History and Theory 23: 1-33.

  [v] 朱立元编,《当代西方文艺理论》(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1997年),第340页。

  [vi] Hutcheon, Linda. “History and/as Intertext” in John Moss (ed.) Future Indicative: Literary Theory and Canadian Literature, University of Ottawa Press, 1987. (p. 170).

  [vii] 赵伐译,《发现陌生人》(重庆出版社2001年),第225页。

  [viii] 同上,第149页。

  [ix] 同上,第158页。

  [x] 同上,第54页。

  [xi] 同上,第39页。

  [xii] 同上,第40-41页。

  [xiii] 同上,第118页。

  [xiv] 同上,第68页。

  [xv] 同注释5,第396页。

相关热词:文学 评论
栏目相关课程表
科目名称 主讲老师 课时 免费试听 优惠价 购买课程
英语零起点 郭俊霞 30课时 试听 150元/门 购买
综艺乐园 ------ 15课时 试听 100元/门 购买
边玩边学 ------ 10课时 试听 60元/门 购买
情景喜剧 ------ 15课时 试听 100元/门 购买
欢乐课堂 ------ 35课时 试听 150元/门 购买
趣味英语速成 钟 平 18课时 试听 179元/门 购买
剑桥少儿英语预备级 (Pre-Starters) ------ ------ 试听 200元/门 购买
剑桥少儿英语一级 (Starters) ------ ------ 试听 200元/门 购买
剑桥少儿英语二级 (Movers) ------ ------ 试听 200元/门 购买
剑桥少儿英语三级 (Flyers) ------ ------ 试听 200元/门 购买
初级英语口语 ------ 55课时 ------ 350元/门 购买
中级英语口语 ------ 83课时 ------ 350元/门 购买
高级英语口语 ------ 122课时 ------ 350元/门 购买
基础英语辅导课程
郭俊霞 北京语言大学毕业,国内某知名中学英语教研组长,教学标兵……详情>>
郭俊霞:零基础英语网上辅导名师
钟平 北大才俊,英语辅导专家,累计从事英语教学八年,机械化翻译公式发明人……详情>>
钟平:趣味英语速成网上辅导名师

  1、凡本网注明 “来源:外语教育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外语教育网所有,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已经本网授权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且必须注明“来源:外语教育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法律责任。
  2、本网部分资料为网上搜集转载,均尽力标明作者和出处。对于本网刊载作品涉及版权等问题的,请作者与本网站联系,本网站核实确认后会尽快予以处理。本网转载之作品,并不意味着认同该作品的观点或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与著作权人联系,并自负法律责任。
  3、联系方式
  编辑信箱:for68@chinaacc.com
  电话:010-82319999-2371